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文化 湖湘文化 查看内容

王永红在《湖南日报》撰文:深切缅怀老后先生

2021-9-7 22:02| 发布者: cnxqw| 查看: 8216 |原作者: 王永红|来自: 湖南日报

摘要: 9月2日,我刚听到老后先生去世的噩耗时,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位虽近耄耋之年,却依然充满活力,爬山健步如飞,能倒立半小时的老顽童,那位如醉如痴守望、推介花瑶文化与民俗文化的“宝贝疙瘩”,那位一说到瑶山瑶胞就 ...

9月2日,我刚听到老后先生去世的噩耗时,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位虽近耄耋之年,却依然充满活力,爬山健步如飞,能倒立半小时的老顽童,那位如醉如痴守望、推介花瑶文化与民俗文化的“宝贝疙瘩”,那位一说到瑶山瑶胞就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的忘年交,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然而,当我面对有关部门发布的一则讣告,说中共党员、隆回县委办退休干部、原县委对台办主任刘启后同志(老后先生本名),于2021年9月1日深夜11时43分逝世,享年78岁……我又不得不接受这一残酷事实,老后先生真的永远离开了我们。

没去隆回工作以前,我就听说过老后,知道他是民俗摄影家,是一位花瑶与民俗文化忠实的守望者,对他心怀敬意。2018年5月6日,我到隆回县履新县委书记的第一天,连夜去花瑶聚居地虎形山瑶族乡调研,那里的花瑶同胞一提起老后,就交口称赞,说老后是花瑶的好朋友、大功臣,是他把曾经贫穷落后的花瑶拼命向外推介,努力让花瑶走向世界,这让我对老后更加充满了敬佩。

那时,老后夫妇住在长沙。一次去长沙出差时,我和曾担任隆回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的李明海等同志,利用晚上时间专程去拜访他。我们一见如故,聊起花瑶与民俗文化,老后神采飞扬,滔滔不绝,对花瑶与当地民俗如数家珍。他说自己虽然七十多岁了,但老骥伏枥,壮心不已,愿意为宣传花瑶文化奉献余生,使花瑶文化与民俗文化得到更好的挖掘、抢救、保护和传承。我们离开他家时,他把自己的文化研究专著《神秘的花瑶》、《花瑶女儿箱》以及隆回两位作家合著的长篇报告文学《跟着老后走花瑶》赠给我。现在,人已走,书还在,睹物思人,我不禁潸然泪下。

老后是个孤儿,从小与外公外婆相依为命,战争年代经历的苦难,铸就了他坚强不屈、锲而不舍的性格。解放后,他上了学,参加了工作,成长为统一战线的一名干部。他在担任原县委对台办主任期间,工作主动,勤勤恳恳,经常深入到县教育局等县直单位和全县农村了解台属情况,积极协助隆回籍台胞及其亲属,解决相互之间的沟通与探亲访友以及回乡投资兴业和参与公益事业等事宜,深受大家称赞。

上世纪70年代初期,老后爱上了民俗摄影,到隆回北面最偏远的虎形山瑶族乡采风时,花瑶那神奇独特的民俗文化,既让他震撼,又使他欣喜若狂。他决心用镜头和文字,把这独一无二的花瑶民俗记录下来,一边倡导保护和传承,一边积极向外宣传推介,努力帮助花瑶同胞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为了这一信念,本来可以安安稳稳干到法定退休年龄的他,提前退了休,从此一门心思从事民俗文化摄影、写作、研究和推介。

就这样,40多年来,老后先后300多次自费深入到瑶家山寨,翻山越岭,走村串户,追踪采访花瑶风俗,其中有9个春节在冰雪茫茫的瑶山度过。他每天日行数十里,饿了,啃个红薯当一餐;晚了,随意找户人家捱一宿。不管日晒、雨淋、风吹、霜打,还是遭狗咬、被蛇追,他都不改初衷,一头扎进民俗文化大海,搏击风浪,勇往直前。

老后把民俗事项考察研究范围,由花瑶地区的民歌、服饰、婚俗与节庆民俗等,放大到对古梅山地区的年画、音乐、戏剧、舞蹈、体育、医术、匠艺、巫术、法事、绝技以及乡土文学等诸多方面。他和妻子朱春英的工资收入都不高,却倾其所有,全花在挖掘民俗文化上面。听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生下来时,里里外外没有一根新纱,衣服和尿布都是用娘家的旧衣服改的。妻子坐月子身子虚弱,连一点儿进补的食品都买不起。

然而,老后妻子朱春英从来没有抱怨过,几十年如一日,鼎力支持丈夫在民俗文化的天地里扎深根、结硕果。老后一生拍摄了40多万张珍贵的民间文化资料图片,记下了数十万字的文字资料。编著了《神秘的花瑶》、《花瑶女儿箱》、《花瑶的石头会唱歌》、《我的父亲母亲》等书籍。在国内外各大平面媒体发表的民间文化专题组稿近800个专版。搜集到2000多幅瑶山已经消亡的传统挑花图样,留下了一大批优秀传统文化真实鲜活的珍贵历史影像。

在老后的不懈努力下,隆回县的花瑶挑花、呜哇山歌、滩头年画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他将独特绚丽的花瑶文化推向了全中国,还不失时机地把隆回民俗文化推向联合国。先后5次应邀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民俗摄影理论研讨会”的他,每次去联合国参会,总要带上滩头年画赠送给国际友人,同时让全世界看到了花瑶这一方难得的、尚未被现代文明浸染的“世外桃源”。

老后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怎样才能让花瑶山寨变成一个远近闻名的旅游景区。为了给家乡隆回县的旅游资源定位,他自费考察了湖南省的每一个市县以及本县山水、洞穴、寺观、村寨,全面了解不同地域不同风格的文化旅游资源。通过横向和纵向比较,老后得出结论,若从文化多样性、独特性乃至世界唯一性来评判,隆回拥有花瑶民俗、滩头年画、“睁眼看世界第一人魏源”故居等稀有文化资源,具有独特优势。为此,他多次献计献策,隆回县委、县政府大力支持,开拓创新,着力发展文化旅游特色产业。如今,虎形山花瑶风景名胜区已获批“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隆回旅游经济亦得到长足发展。

洒下滴滴汗水,赢得串串收获。老后在保护和传承民族与民俗文化方面所做出的卓越贡献,也给他带来了诸多特殊荣誉。他先后获得了“2014年十大中华文化人物”、“CSR中国文化奖2015杰出贡献人物”、“全国非遗保护十大新闻人物”、“全国传统村落守护优秀人物”、“中国百名摄影英才”、全球艺术家联盟2020摄影艺术公益展“人文类和平贡献奖一等奖”、“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十大杰出人物”、“湖南省敬业奉献道德模范”、邵阳市首届“文学艺术十大突出贡献人物”等荣誉称号和奖励。

常年坚持与花瑶群众打成一片,不是亲人胜似亲人。7000多花瑶同胞成了老后的哥们亲戚,“后老师”、“老后”,成了他在瑶山最响亮最亲切的“名片”。中国当代著名作家、书画家和文化学者,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原中国文联副主席、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主任冯骥才先生在文章和书信中多次赞誉老后,称他为“民间文化守望者”,“民间文化保护领域的殉道者”,“湘中文化的栋梁”,“民间文化保护事业的无私奉献者”。花瑶乡亲们尊他为“荣誉瑶民”,要为他颁发瑶山金钥匙。

老后走了,走得那么匆忙,那么突兀,那么令人心碎。他也许是带着遗憾走的,因为他还有好多好多为了花瑶发展和民俗文化守护的事没做完。可以告慰良师益友老后先生的是,您家乡的党委、政府将会进一步加大对花瑶与民俗文化保护和传承的支持力度;您为之奋斗的事业后继有人,许多后来者正在您的奉献精神感召下,纷纷加入优秀传统文化保护和传承行列。您心心念念的家乡人民和花瑶同胞的生活将更加幸福!

老后先生,您一路走好,百年归来仍是少年!

(作者王永红系邵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统战部长)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