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人物 查看内容

《莉行观察》吴小莉对话周群飞

2020-4-1 17:42| 发布者: cnxqw| 查看: 8278| 评论: 0|来自: 凤凰网湖南

摘要: 周群飞(左)和吴小莉(右)合影 采访|吴小莉 整理|袁树勋 易彬 向云 实习生谭丽平 图|凤凰卫视《莉行观察》 编辑|曹晓波 2018年3月11日下午,在敞开式的空间里,工作人员早已搭好了演播设备,原计划两点半开始的访 ...

周群飞(左)和吴小莉(右)合影 

采访|吴小莉

整理|袁树勋 易彬 向云 实习生谭丽平

图|凤凰卫视《莉行观察》

编辑|曹晓波

2018年3月11日下午,在敞开式的空间里,工作人员早已搭好了演播设备,原计划两点半开始的访谈,周群飞提前了半个小时到达凤凰国际传媒中心。

全国政协委员、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群飞与凤凰卫视资讯台副台长、著名主持人吴小莉面对面,侃侃而谈,原计划半个小时的访谈延长到两个小时左右。

女首富周群飞穿着一条黑色花纹长裙,上身套着一件红色小礼服。访谈期间,她腼腆、爱笑,说话温柔、缓慢,带着轻微的湖南湘乡口音。谈及创业、家庭、流言,周群飞两度落泪,工作人员赶忙递上纸巾,为其补妆。

从一个打工者到全球白手起家女首富,周群飞形容自己在“比战场还险恶”的商海里摸打滚爬,以不安于现状的性格,在办公室熬夜的勤奋,一点点铸就她的商业王国。

“我下辈子,选择做职业经理人,或者像你这样。”面对吴小莉的提问,周群飞笑着回答。

此次专访,凤凰网湖南独家全程文字实录。

蓝思科技创始人周群飞

性格

喜欢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

吴小莉:您喜欢别人怎么称呼您?

周群飞:看在什么样的圈子里,如果在公司,叫我职务好一点;在朋友圈,他们都叫我飞哥,我还蛮喜欢这个名字,有豪气和担当。

吴小莉:从偏文科到偏理科,这个跨度不小,您觉得自己有学习天赋,还是不学会也没办法,必须学会?

周群飞:出于好奇。我觉得我自己会了,就不想去做了,我喜欢去做新的东西。比如说像考车牌,女孩子一般考C牌,我觉得跟别人都一样没意思,就要考个B牌。

吴小莉:去开个大卡车?

周群飞:对,喜欢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

吴小莉:我知道,其实您在家乡,学习功课还是不错,到南方去本来也想念书,您本来想选择的职业或前途是什么?

周群飞:小时候,我喜欢做老师,可以懂很多知识,帮很多人。我们读书的时候老师很凶,会骂人、打人,如果我做老师,一定要做一个很好的老师,把学生当自己的孩子。我对穿军装也很向往,觉得军装漂亮、威武,还有很多想法。

吴小莉:很多职业女性都被称为女汉子,您怎么看?

周群飞:我的性格可以静也可以动,可以男可以女,有时候跟男性相处没那么尴尬,他们把我当男人,当哥们儿了。

吴小莉:亦男亦女,适合做女性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周群飞:家里,做好妻子的角色,做好母亲的角色,也做好媳妇的角色,那个时候是真正的女人。我觉得我很会调节自己,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

比如上班,我是公司董事长,保持严肃性。下班了回到家,或者有时候出去吃饭,那我的位置是靠边站,我知道那个时候,我是一个男人后面的女人。

吴小莉:是什么让您觉得,可能您的性格最终还是走到这条路?

周群飞:我有点不服输,不安于现状,不停给自己压力,因为人有惰性,如果你自己不给自己下功课,可能就没进步。

周群飞受访图

财富

财富只是纸上的富贵

吴小莉:全球女富豪当中,白手起家的只有您,大部分富豪可能是继承的,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

周群飞:因为国家改革开放给了机会,刚好我的性格也可男可女,所以是时代造就了我。首富排名对我来讲,很大压力,应该对社会有更多的责任和担当,更加努力工作。

吴小莉:您对财富有什么样的看法?

周群飞:那只是纸上的富贵,数字而已,没把它放在心上。我还是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做对国家、对社会、对企业想做的事。我不去看那一块数字。

吴小莉:财富可以帮助人,也带来一些伤痛,这是自我压力,还是一种自我的期许?

周群飞:一路走过来,没钱的时候经历了太多,没钱是不行的,有钱了也有很多方面的压力,社会责任的压力。

比如说,去年,我们深圳的工厂搬迁,有很多人跟了我18年,我们按国家劳动法赔偿,一年一个月,对国家的标准再多一个月,感谢他们。当时也有人说,老板赔掉2个多亿,对利润影响很大。我们平常说要帮助更多的人,要去扶贫,现在就帮人。

我觉得财富是个双刃剑,没有它不行,有了它不好好用也不行。我觉得有了以后,更好地去履行作为一个企业家,一个公民更多的责任。

著名主持人吴小莉工作照

年轻的工厂负责人

为赚够一万块走上打工路

吴小莉:本来,你可以做很好的打工仔,或者是职业经理人,但最终选择了创业,为什么?创业跟您想象的一样吗?

周群飞:我出生在农村,但那个时候我喜欢听收音机,我的心不安于农村,想找个机会出去工作、赚钱,赚一万块钱,用自己的工资读书。

吴小莉:我找到了一张你的照片,还好小的样子,笑的好开怀,这个时候您在做什么?

周群飞:应该是1991年、1992年的样子,我已经是工厂负责人了。我们办公室只有四张桌子,我当时一个人要兼很多职务,承接订单,用手工下单。原来角上有个插电的计算器,因为我还要负责财务记账,协助报关,还要负责招聘。

吴小莉:这都是在工作上学的?反而学校里学不了什么?

周群飞:是的。因为当时在深圳南山区,在深圳大学旁边,我觉得那个工艺太简单了,全部都是手工,跟我出来想学习,想打工的悬殊很大,我觉得学不到什么东西。

我觉得浪费时间,准备辞职。恰好我们厂长和老板也在,看我写了辞工书,写得让他们很感动,字也写得还可以。

吴小莉:就给你升官了?

周群飞:对,他就给我机会了。说你既然不安于现状,想去创新,那我们有一个工艺要去做,但是没有人教你,愿不愿意?我说可以。当时有一个工友是北京的,他从北京大学图书馆借来一本书《精工印刷》给我,我自己去摸索。

吴小莉:我很钦佩的一点就是您学习能力很强,本来想去南方学服装设计,结果因缘巧合进了玻璃厂,做了很多工艺,您没有理论的基础,然后师傅带着学徒,您就学起来了?

周群飞:没有师傅,书就是我的师傅。那本书现在还一直留在我们公司,我后面带徒弟的时候,就把这本书交给他们,让他们去看。

吴小莉(左)正在采访周群飞

蓝思科技发展

要感恩,不能做奸商。

吴小莉:我很好奇,你们公司叫蓝思(lens),为什么选择这个名字?

周群飞:这个名字是我取的,有几层意思。因为当时手机上还没有使用玻璃,是用亚克力的,行业统称lens,就是镜片。后来我们要做国际品牌,我就把lens直译过来,叫蓝思。因为蓝色代表科技,思是思想者,我们要做科技产品,要善于思考,要创新。

然后,用湖南话来讲,就是“难死”,就是企业会持续地经营,长寿。

吴小莉:原来手机的玻璃叫做有机玻璃,你做到手机玻璃的时候,不满足于手机玻璃原来的要求?

周群飞:其实就是塑胶,它容易划伤,然后热胀冷缩。而且塑胶一般都比较厚,如果是薄的话就很软,跟显示器贴在一起就黑屏。

最早的手机、手表玻璃,用的原材料跟现在大厦的建筑玻璃材料差不多,没什么创新,买回来加工一下。到真正用全面屏,首款智能手机的时候,我跟我们的客户康宁几方开发,有了后面的大猩猩玻璃,材质、成分、性能、功能完全不一样,研发要从材料开始。

因为手机要越做越薄,结构件、电子件,都要做到很薄。我们现在最薄在向0.2挑战了。

吴小莉:当时他们要求做玻璃屏的时候,是已经要求你们做到耐刮、耐高温的一个玻璃屏?还是让你们要做有机玻璃?

周群飞:最早的时候,大家都是做有机玻璃,到后面,他们想来做玻璃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怎么定标准,技术标准和品质标准。当时我也是边学边做,玻璃工艺非常复杂,单纯地靠学校学的知识远远不够,牵涉到非常多的专业知识。所以我很有幸,可以跟各大品牌一起制定标准。

吴小莉:在你真的不行的时候,你写了一个LS119,给了大厂的中国代表。人家后来是怎么回你的?人家会觉得说,我第一次跟你合作你就出这事儿,有没有问题?会这样想吗?

周群飞:行业里面,当时很多人都在做钟表,也在做一些国外品牌的手机玻璃。当时MOTO来找我的时候没有太多人知道,一直在合作,等到我已经开始赚到钱了,要扩产了,行业发现了我们在做,一些行业人士就来限制我。比如我买他设备,就恶意加价,都已经验收了,发车了,半桶都运到他们家去了,把它抢走,然后原材料也是这样。

因为当时我申请了专利,不同意拷贝给他们,他们就只能把我的设备和原材料给断掉。而且恐怖的是,把钱收了以后断掉。因为我要先给货款,付款以后再给货,所以当时材料也没有,设备也没有,资金也没有。

有一次,我去香港,在红磡那一幕,我都不想说了,会让我流眼泪,真的要绝望了。

所以,我觉得,有时候行业竞争挺激烈的,比战场上的战场要险恶多了。战场上我看得到敌人,看得到目标,但是在商场上看不到,很多隐形的竞争对手。

吴小莉:您写了那封信给中国区代表,他就相信您说的过程,并且愿意帮您?

周群飞:当时技术在我手上,我又没材料,我就试试看,搏一搏,所以我就取了一个名字,叫LS119。

LS是我们蓝思的简写,119是中国最火的电话。从香港红磡回来之后,马上就写了这样一封信,用了这样一个主题,他们就好奇,每个人看完以后都支持我。因为外国的企业还是比较讲究IP。

吴小莉:对,看谁有专利在手上。

周群飞:对,专利是我的,如果你强硬,我可以告他们。所以他们马上帮我快速认证。后面其他品牌再来问材料的时候,我就把这个故事告诉他,也就是说他(竞争对手)灭我的时候,他把自己的路也给堵上了。

吴小莉:人还是要善良。

周群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