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新闻 湘黔头条 查看内容

永远的青春记忆 不朽的历史丰碑——写在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际

2019-5-3 22:18| 发布者: cnxqw| 查看: 9766| 评论: 0|来自: 湖南日报

摘要: 永远的青春记忆 不朽的历史丰碑 ——写在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际 湖南日报编辑部 岁月倥偬,沧海桑田,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百年前的那一帧帧青春影像,那一幕幕激情燃烧的画面,早已定格于历史长河,升腾 ...

永远的青春记忆 不朽的历史丰碑

——写在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际

湖南日报编辑部

岁月倥偬,沧海桑田,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百年前的那一帧帧青春影像,那一幕幕激情燃烧的画面,早已定格于历史长河,升腾成永不褪色的精神记忆。

回首百年,正是五四青年的振臂一呼,犹如沉沉黑夜的一道闪电,照亮了中华大地,唤醒了全国民众,让鸦片战争以来一直处于“下跌通道”的中国国运“止跌回升”。从此,一个步履沉重的老旧国家由沉闷徘徊一变而为青春焕发,打开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追溯百年的历史轨迹不难发现,现代中国所发生的一切巨变,都发轫于这场彻底的不妥协的反帝反封建运动。“五四”以其无可替代的历史地位,在民族复兴的伟大进程中竖起了一座高耸的丰碑。

“历史是过去传到将来的回声,是将来反映过去的倒影。”以史为镜、以炬取光,为的是照亮前行之路。

今天,我们纪念五四,缅怀那段“青春与血色”相互映衬的峥嵘岁月,为的是向青春的力量致敬,为的是汲取历史的激情与能量,继续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奋斗。

(一)在国家民族何去何从的历史关头,中华民族的新青年冲决网罗、挺立潮头,用青春、热血和奋斗,成为救亡图存、除旧布新的时代先锋。

今年3月底,法国总统马克龙打破惯例,在巴黎凯旋门举行最高规格的仪式,欢迎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费加罗报》感慨道,法国政府是“倾其所有”隆重接待中国元首。

一百年前,同样有一个中国代表团满心欢喜抵达巴黎,却被西方列强迎面浇了一盆冷水——一战结束后,原本以为搭乘战胜国“便车”的中国,能顺理成章地收回丧失多年的国家主权。然而,巴黎和会上,列强坐地分赃,中国的主权被当作公开交易的筹码。中国代表团的所有抗争,当时的西方媒体装聋作哑、只字未提。

然而,令西方列强未曾料到的是,正是它们的强权与傲慢,点燃了中国人民心中积聚多时的怒火,一场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反帝反封建运动迅速席卷全国。走在斗争最前列的,正是那些在“西学东渐”中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青年学生。从街头鼓动、抗议示威,到火烧赵家楼、痛殴媚日官员,从发动罢工、罢市、罢课,到最终迫使北洋政府拒绝在丧权辱国的条约上签字,斗争中的每一个章节,跳动的是青春的力量,洋溢的是青春的精神。登上历史舞台的新青年,成为促成中国觉醒和奋起的中坚力量。

五四运动,古老中国的一场青春救赎。

五四运动爆发时,走在最前列的傅斯年、罗家伦、邓中夏、许德珩、刘仁静等,都是当时的“90后”甚至“00后”;其旗手和精神领袖陈独秀、李大钊、鲁迅、胡适,平均年龄也只有30多岁。

青春的激情是宝贵的,然而激情之后的选择更为重要。五四运动的历史延伸,便是广大进步青年走出象牙塔,“到工厂去、到农村去”,见证了工农的力量,并最终走上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完成了从愤怒青年到奋斗青年、从热血青年到革命青年的转变。当然,大浪淘沙,曾经的青年伙伴,有的进步,有的落伍,有的沉沦。

运用“大历史观”,才能理清历史的脉络,领悟五四运动史诗般的意义。

从1949到2019,中国人民走出了一条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道路。而这一巨变的现代起点,正是五四运动。从1919到1949的30年,是中国人民为从精神上站起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苦苦奋斗的30年。

百年斗转星移,五四精魂不老;千秋伟业,百年恰是风华正茂。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征途上,重新审视五四精神,也引发人们对新时代青年历史责任的再思考。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是归根到底是你们的。”几十年前,一代伟人毛泽东的召唤言犹在耳。“展望未来,我国青年一代必将大有可为,也必将大有作为。”习近平总书记的期待何其殷切。

青年兴则国兴,青年强则国强。青春的中国,必定生机勃发;青年无所畏惧,勇于担当,中国便能更加自信地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

(二)五四运动是中国人民爱国激情的一次总爆发,“爱国”是五四运动最鲜明的精神内核。“头可断,青岛不可失”的血泪悲情,激发了全民族的爱国热情,竖起了爱国主义的精神丰碑。

进入二十世纪的中国,亡国之祸日亟,爱国之情日炽。

谁也无法忘记爱国华侨谢缵泰创作的那幅著名“时局图”。画面中,象征列强的熊、鹰、犬、蛙等盘踞在中国的版图上,觊觎着中国这块“肥肉”。

“自是卧榻之侧,有他人酣睡之声,独立之邦,伏列强割据之迹。”在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时刻,作为社会精英的青年发出“沉沉酣睡我中华,哪知爱国即爱家。国人知醒宜今醒,莫待土分裂似瓜”的怒吼。

青年的爱国担当,激活了沉睡的古老国度。社会的各个进步阶层,都参与到这场为国家命运寻求答案的运动中来。从知识界、学界到工商界,再到新兴的产业工人,罢工、罢市,澎湃而起的爱国救亡热潮让每一个人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前途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

爱国必救国,救国须奋斗,奋斗不能不革命,革命要有政党……爱国、革命、建党,就这样成为一个逻辑链条,成为中国青年、中国社会的必然选择。

进入二十年代,接受五四洗礼的中国先进分子,脱下学生装,换上粗布衣,从此有了上海石库门和南湖游船上的“开天辟地”。以新文化运动领袖和五四青年为中坚的中国共产党接过了历史的接力棒,中国工人阶级开始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

参与建党之后,年轻的毛泽东投身农民运动,致力于“唤起工农千百万”,进而开辟出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中国共产党人高举五四运动的旗帜,继续五四青年的奋斗使命,带领全国人民夺取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完成了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和无数仁人志士梦寐以求的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历史任务。

五四以来的百年风雨历程,如同一部历史教科书,充分证明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只有中国共产党能够担负起领导人民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历史重任。纪念五四,需要深刻认识这个历史必然性。

而今,时逢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的中心正在悄悄转移。百年前的中国,是列强随意欺凌、蹂躏的对象,中国所有的据理力争,在世界舞台上如石沉大海。百年后,中国的声音全世界都在关注、在期待,世界甚至不允许中国保持沉默。

漫漫百年,历尽坎坷;区区百年,换了人间。

“爱国,是人世间最深沉、最持久的情感。”习近平总书记如是强调。当前,中国已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虽然挑战很多、道路漫长,但五四先驱们孜孜以求的强国梦、复兴梦已见曙光,我们理当赓续五四运动的爱国主义精神,常怀忧国之心,笃定报国之志,奋力推进兴国之业。

(三)高举民主、科学、进步的旗帜,致力于为民族塑心铸魂,实现传统中国的现代转型,是五四运动给中华民族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

以五四运动为标志,发轫于辛亥革命之后的新文化运动进入“后半场”,并最终铸就“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五四精神,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进行了思想上和文化上的准备。从此,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

五四以前,中国国力积贫积弱,国民精神萎靡不振。虽有四万万之众,竟如一盘散沙。偌大的国度,既无广开言路的民主,更遑论紧跟时代步伐的现代科学。彷徨、苦闷、麻木、愚昧、落后……几乎是那个时代社会大众的精神标签。

中华民族从不缺少舍生取义的真正勇士。自鸦片战争以始,中国的志士仁人从未停止过“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决然奋斗,由器物而制度,从改良到革命,无数人东奔西走,上下求索。然而,无论是洋务运动、戊戌变法,抑或辛亥革命,无不以惨淡的失败告终。

辛亥革命赶走了皇帝,但没有从根本上推翻封建制度,只不过把皇帝换成总统,军阀代替官吏。“社会的腐朽,民族的颓败,非有绝大努力,给他个连根拔起,不足以言摧陷廓清。”从1915年陈独秀创办《青年杂志》(1916年改名《新青年》)开始,一场以提倡“德先生”(民主)、“赛先生”(科学),反对旧道德、旧礼教的新文化运动渐成气候;到五四时期,终于声势大张,开花结果。从此,浩浩荡荡的新思想奔腾澎湃于神州内外、大江南北。

作为一场高举民主与科学旗帜的思想启蒙运动,五四运动让犹如“关在黑屋子里找不到方向”的民族看到了一丝亮光。各种思想争相登场,各种出版物应时而生,各种研究组织、社团如雨后春笋。科学的种子突破古老中国板结已久的土壤,一大批拥有现代观念的大家风云际会,灿若繁星。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五四运动唤醒了一代青年,指引他们在比较和推求中选择了马克思主义,他们当中的坚贞分子迅速完成了从激进民主主义者、空想社会主义者到马克思主义者的转变。

以五四运动为标志,中国的国运、中华民族的命运,正式翻开了崭新的篇章。以此为起点,“白首之中华”脱胎换骨,在血色的历史轨迹中最终演绎成为“青春之中华”。五四运动过去仅仅两年时间,中国共产党这艘承载着国家、民族希望的“红船”,便从南湖正式起航。

从民主科学的启蒙,到救国救民的战斗,从文化的更新、国民性的改造,到彻底的社会革命,历史选择了马克思主义、选择了中国共产党,最终走向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走向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回望百年,激情如昨。五四运动高扬的民主、科学精神,已经成为一种基因,根植于中国人民的心灵深处,成为推动中国文明进步的强大动力,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

(四)新思潮汇聚而成的滔滔巨流,冲开了洞庭湖尘封已久的闸门。五四之后,以毛泽东、蔡和森等为杰出代表的一代湖南青年,成长为“改造中国与世界”的中坚力量。


常怀忧患之思,常存进取之志,是湖湘血脉里最鲜明的因子。在推动近现代中国进步的每一时期,从来不缺少湖南人的身影。从喊出“睁眼看世界”的魏源,到投身洋务运动的湘军将帅;从慷慨就义的戊戌六君子,到武昌城头的蒋翊武、黄兴;从蹈海自尽的陈天华,到树帜西南、讨袁护法的蔡松坡……充满血性的湖湘子弟比肩接踵、争先恐后,践行着“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诺言。

百年前那场关乎国运的暴风骤雨的前夜,活跃在社会进步舞台上的湖南青年,就以“挽湘江千丈水,荡涤神州”的勇毅,以“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的气魄,吹响“与境遇奋斗,与时代奋斗,与经验奋斗”的号角,推动着中华民族的伟大觉醒。

“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五四运动期间,湖南虽然不是革命的主风口,但湖南的热血青年们一刻也没有闲着,他们为北京上海等地的爱国运动提供了有力的策应和声援。除长沙之外,湖南全境数十个县都爆发了反帝爱国斗争。


新民学会是五四期间众多进步团体中成立最早、影响最大、战斗力最强的团体之一;五四运动爆发后,以新民学会骨干为核心的湖南青年学生联合会,成为湖南爱国运动的中流砥柱;毛泽东创办的《湘江评论》,以其新锐的思想性、战斗性,在当时如林的进步刊物中脱颖而出,被认为是全国“最有分量、见解最深刻”的刊物,被李大钊引为《每周评论》的“好兄弟”;长沙周南女校创办的《女界钟》,聚焦女性解放、倡导男女平等、反对封建礼教,被当时报刊誉为“中国独一无二”的“完全由女子倡导解放的杂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在国家、民族的危急关头,湖南优秀儿女表现出中流击水、舍我其谁的气概。

五四之后,谁是英雄?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湖南进步青年联合社会各界力量,成功开展“驱张运动”,其时间之长、效果之显著,为当时全国仅有。在云兴雷奋的时代大潮中,湖南堪称“最富朝气的一省”:是马克思主义传播最有成效、组建共产主义小组最早的省份之一;在赴法勤工俭学的1700余人中,湖南籍学生占五分之一;党的一大召开前夕,全国仅有的50多名党员,湖南共产党员占到了近五分之二;参加党的一大的13名代表中,湖南籍代表有4人……

此后,湖南成为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最重要的策源地,成为抗日战争中令日寇望而生畏的铁血山河,成为“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英雄土地。

“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毛泽东、刘少奇、蔡和森、邓中夏、夏明翰等一大批湖南的先进知识分子、青年学生,抛家为国,取义成仁,投身革命洪流,为实现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谱写了一曲曲惊天动地的革命壮歌。

(五)历史的长河中,一个世纪并不遥远,一个世纪也不算短暂。面向未来,当代青年将何以自处、何以自为?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也应该有一代人的担当。1939年,在纪念五四运动二十周年的时候,正值万方多难,抗战方殷,毛泽东热切期待“每个青年现在必须和过去不同”“每个青年都要担负这个责任”。今天,我们纪念五四运动,弘扬五四精神,就是要接过五四的精神旗帜,从五四先驱的身上汲取前行的动力。

“当代中国青年运动的主题是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找准当代中国青年运动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的着力点,激励广大青年在各行各业发挥生力军和突击队作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谆谆嘱托,就是当代青年努力的方向、当代青年运动的方向。

“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带着历史荣耀的中国青年,应当始终做时代的“突击队”“生力军”。前不久,网上那张研制涡扇发动机团队的“全家福”直让人泪奔——齐刷刷的年轻人摘下了这皇冠上的宝石;中国航天一线的研制团队平均年龄才30岁出头;大疆无人机员工平均年龄27岁;就在不久前,有湖南青年参与其中的第三届“一带一路”青年创意与遗产论坛,发布了《长沙宣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录,成为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果之一……

对于新时代的湖南青年而言,五四精神从未远去。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理想信念,是我们砥砺奋进的不竭动力;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是我们的责任所在和使命所系。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珍惜时光,把握当下,从“佛系”的心态中走出,把所有的“丧”抛到太平洋里,像百年前的先驱们那样走出家门,走出封闭的自我,去经受暴风雨的洗礼,去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青年向上,时代向前。青年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好儿女志在四方,有志者奋斗无悔”,与时代同步、与国家偕行,勇做走在时代前列的奋进者、开拓者、奉献者,就是对五四百年最好的纪念。

(执笔:龚政文 沈德良 欧阳金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