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文化 湖湘文化 查看内容

隆回滩头红纸,开劈了黔商文化之旅

2018-3-13 15:45| 发布者: cnxqw| 查看: 4089| 评论: 0|原作者: 李鹏程|来自: 邵阳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

摘要:   民国二十九年《湖南之纸》“滩头市纸业调查”称:滩头市属果胜乡,无水路交通之便,专恃人力挑运,全年产量可达三万余担。在那个年代里,就是有陆路通达,也无车辆运输,整个销售过程,要将这几万担纸从滩头运出 ...

  民国二十九年《湖南之纸》“滩头市纸业调查”称:滩头市属果胜乡,无水路交通之便,专恃人力挑运,全年产量可达三万余担。在那个年代里,就是有陆路通达,也无车辆运输,整个销售过程,要将这几万担纸从滩头运出来,全靠人力挑运。销往东北方向的,一般人力运到宝庆码头,再船装水运至汉口等地,销往西南方向的,则通过人力一肩一担地运到目的地。在这个人力运输大队里,有相当的人员则来自滩头南边的周旺铺。其实,周旺人们早在此前就进行了纸业贩运活动,特别是卖红纸到云贵、广西等地,年复一年,代代接力,长达一个多世纪,成了当时周旺人们农闲时的主要副业之一。几经风霜,颇具风险,充满传奇。尽管岁月沧桑,本行当早已消殆已尽,但那种不畏艰险、勇于开拓的精神,还一直存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一、形成背景
  周旺铺地处隆回东部,距滩头10公里。在相当一段时期内,以男耕女织为主,随着时代的进步,周旺人们学会了木工、篾工等手工艺,十九世纪中叶以后,凭籍手艺远行他乡谋生,当深入至广西、云贵少数民族地区时,发现这些地区盛行红色,逢年过节,喜欢在门楣、窗框上贴上几幅红对联,高挂几个红“喜”字、红“喜”钱,一派红红火火的气象。联想到家乡附近的滩头盛产红纸,于是,萌生了将滩头的红纸贩卖到贵州广西等地,其获利或许还会好于手工工价的念头。
  周旺长期有着崇武强身的传统,大部分男丁在幼年后就开始接触到武术,到少年和青年时,都有了相当的基础,练就了一身的好武艺,远行他乡无所畏惧,自然有着长途负荷能力,具备了人力贩运红纸的内在条件;加之广西和云贵高原,人们思想古朴,逢年过节为了增加喜庆气氛,都喜欢红色这一古老习俗,为滩头花纸带来了广阔的销售市场,通过几代人的艰苦卓绝实践,于是衍生了卖红纸这一特殊行业。
  红纸贩运有两种形式,一是长年累月从事贩运,每年来回三次:第一次是赶“三月三”的少数民族的风俗大节,主要贩运龙凤呈祥一类的红纸和各类装饰用纸,第二次是赶七月半的接老客节,这次主要是贩运迷信用纸,第三次是赶春节,这次主要是贩运大量红纸和花纸,还捎带一些年画、“喜”钱、《望星楼通书》等年货。二是一年一度的贩运,主要是赶春节的年货。解放前,周旺地区的经济还不发达,仅有几家经济实力尚好的人家,雇人从事长年贩运,其他人家大多只赶春节年货的贩卖,因为所需本钱不多,又值冬季农闲季节。在上世纪,抗日战争时期,因战火阻断交通,红纸贩卖最为盛行,到新中国成立后,随着西南地区陆路交通条件的改善,本行业则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

  二、行程准备
  据调查,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周旺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农家从事过赶春节年货的红纸贩卖活动。作为家庭的一项主要副业,需要进行多方面的准备,才能使卖红纸真正能获得利益。
  先是资金和货物准备。每年秋收后,开始筹集购买纸张的本钱和旅途盘缠。资金来源一般是将部分粮食出卖,获得现钱,二是将手工劳动获得的现钱,三是将家中蒸酒、熬糖、或女人纺纱、织布所得,积攒下来,去滩头低价购买红纸。红纸分高中低三个档次,那里的富裕人家,多用红腊光纸,中等人家用红珠纸,赤贫的,一般用双红纸。所以在采购的时候,要事先搭配好,以适应各种人家的需求。
  再是行囊准备。将红纸买到家后,开始准备行囊。一般是木架子作底,用棕绳子套扁担,也有使用竹制的“落脚”,下面放块木板承着红纸,每担重量根据自己的能力,一般在80--100斤左右不等,也有力气特别大的,能挑一百斤老秤重。行囊的一头放红纸,另一头除放些红纸以外,还要放些防止红纸被淋湿的油布,及途中御寒衣物、笋壳草鞋、充饥食品、常用药品等,有的人还准备些途中防身用的器具。
  还有联络准备。包括人员、地点、时间等。一般以青壮人员为主,五十岁以上的人员也有参与的,但很少,以一个或几个院子为基础,他们三五相约,十几人结伴成队,如果当年参加的人员较多,也有分成几个队的,但每个队里必须有几个老手,即前几年参与过卖红纸的人员,他们熟悉行程路线、红纸销售行情、途中要领和沿途方言等,并确定几个管事的,负责全程事务;至于销售地点,在公路南边的人们,习惯于去广西,公路北边的人们习惯去贵州,有时看到这边上年的销售不理想,改年就更换个方向。出门是大事,人们总想讨个好兆头,所以一般要对照《望星楼通书》选定个好日子,根据路程的远近,时间一般选在十二月的适当时候出发,凡准备赶回家过年的,则选在上中旬出发,如果准备在他乡过年后才回家的,则选在中旬出发。

  三、艰险历程
  赶春节的卖红纸,时间紧迫,挑着百十斤重担,徒步几百上千里路程,凸显三个“艰”字:承受着全家人的希望,任务艰巨;长途跋涉,一路艰辛;过关渡塞,人身艰险。但机遇与挑战并存,风险与利益同在。
  路途遥远。选在某个清晨,吃罢早餐,净手揖拜祖先后,人各肩挑一担启程,由老手前头引路,副手后头压阵,一般走官道,抄近道,昼行夜宿,相互关照。去广西的,来回路程在1000里左右,具体路线是走谷脚底、划船坝、一度水、至三度水,界牌、黄土井、桂林等,道路要相对平坦一些,人身安全系数高,但红纸销售利润较云贵地区低;去贵州的,路程在1500—2000里,走桃花坪、石江、竹市、洞口、月溪、江口、塘湾、安江、中方、芷江、新晃、镜远、凯里、麻江、安顺等地,有时到榆树湾(今怀化)再分西北两路,道路艰险,人身风险大,但红纸销售利润高。漫漫征程,跋山涉水,负重前行,一般要走二十里地才能歇肩,遇到特殊路段,有时会整个上午或下午一直不得停歇,风雪无阻,小雨坚持,以便能及时通过某个关卡,或赶到某个地方,保证人身和货物安全,这样一来,有的肩膀和脚趾都磨出血来,雪地里留下朵朵红梅,也照样挑担疾行。平均一天要负重步行60--80里,一路走来要换几双草鞋。时至严冬,寒风袭人,脚穿草鞋,身着单衣,在泥泞中或冰封雪地里挑战极限,一身汗流浃背,歇脚时稍不注意,就会发生感冒,途中食宿及卫生条件有限,难免不服水土,终而导致疾病,轻的拖着病体顽强地支撑着,重的则只有在当地稍事休息,耽搁了春节日期,价钱大跌,或致本届红纸血本无归。一路落铺住宿,还须防止山野土人放蛊。有因病、因毒客死他乡,也有因无盘缠回家,而痛弃家人,蛰居异地的。
  生活简略。在长途旅程里,生活条件局限,有些出门前,事先在家里准备些榨菜、萝卜干、辣椒等,到店铺歇脚时再买点饭,将就着填饱肚子。周旺楼门前的李喜春在某年卖红纸时,用辣椒炒个鸡蛋,用竹筒装着,沿途歇脚时只买点饭,伴和着吃,只有住店才正式点菜吃饭,这样从广西打个来回,吃了半个多月,其节俭程度正是这代人卖红纸途中生活的缩影。有的在伙铺点菜,店铺对他乡的红纸客无比克扣,如美其名曰“金丝汤”,实际就是一碗飘着几片腌菜的水,还有“蚂蚁上树”,实际就是少许粉丝沾点辣椒皮,很难看到肉末。当然,有时也遇到好心的店主,在去的途中住宿落铺,老板见是熟客,一般可以求情赊账,待回来时再补交结清。在吃没有讲究,睡觉就更加随便了,几个人挤在一屋,连铺而睡,警觉的人一般睡边上,负责货物的安全。整个征途,只在红纸卖完启程回家前打一次牙祭,洗两次澡,一次是到了目的地,一次是回到离家最近的一站。
  危机四伏。生活和劳累已经让人喘不过气来,可沿途的土匪强盗总是防不胜防。当时,到处有土匪,稍有不慎,钱财被洗劫一空,有时还有生命危险。去的路上,主要防止货物被劫,如近处的雪峰山上,就有土匪把持关卡,他们一般不谋命,不越货,只留些买路钱即可通行,这可能是离宝庆较近、久闻周旺人有功夫的缘故吧。离家越远,土匪就越猖獗。在贵州独山,我地有吕姓人因卖红纸落难而跻身绿林,后来混了个中等头目,专门打劫远途客商,但对周旺人,或操相近口音的人经过此地,他一般都要亲自帮着捆扎一下行囊,其实是在做了个什么记号,此后过界过岭,在百把里范围内,基本可保人身货物安全。回来的路上,红纸兑换成了银子,更是需要谨慎,一般将银子捆在身上。在民国三十七年,塘市头大托村(当时属周旺)的禹华松等八人,自贵州返回,在榆树湾鸡公界(今怀化市靖县境内),遭遇土匪洗劫,他们奋力反抗,终因寡不敌众,除洗光钱物外,他们八人被刀劈斧砍,全部遇难。只因身上揣着银子,没有真正到家,不能有半点松懈。如野里岩村一队人马,某年自广西卖红纸回家,已经到了邵阳县黄安亭子,李启华因草鞋坏了掉队,就半袋烟的功夫,前面几个人即遭土匪“关羊”,钱财被洗劫一空,仅他晚到一步才侥幸免遭洗劫。
  销售百态。到了大的县城落脚后,首先将货物寄存在相熟的老宾主旅店,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再分三五人一组,各挑二三十斤红纸,深入到定时开放的圩场,摆摊销售,或走村串户叫卖。此时象走兵一样,赶了甲场赶乙场,如此几番,马不停蹄。这组人中,必须有人能听懂当地方言,有些语言不通,只好手足比划。有的地方,买纸不论张数,而是用尺子量。随着春节的日益临近,红纸价格也一路飙升,听说有人某年在贵州罗甸县边阳镇过年,凭四张红纸,兑了一只五斤多重的母鸡。有的人为了早出货、早回家,就将整担红纸兑给当地人,其收益则较自己卖要少四五成。还有红纸在长途运输中容易破损,如是下雨天,雨布没有盖好,红纸难免出现雨水渍印,还有当时捆纸时检查不细致,红纸有斑点、折痕太深等,遇到这种情况只有跌价处理。如遇到当地强人,他强要红纸,却不付或只付丁点银子,只有自认倒霉了。

   四、深远影响
   经过近一个月的艰险历程,除去红纸本钱和路途盘缠开支等,在贵州方向的,一次可赚七、八担谷,卖得好的,可有一头耕牛的价值。在广西那边的,一次可赚四、五担谷。回来时,如果再买些当地产品,去贵州的,一般买些山货、生漆,在广西的,一般买些盐巴、洋布,收入有可能增加一倍。通过卖红纸,获得了一定的经济收益,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当时周旺的经济发展。同时,还加强了与少数民族的了解,如今,客居在那些地区的周旺后裔,大多就是前辈通过做手艺、卖红纸,才落脚或迁徙在那里的。
  经过千多里的长途运输,路上沐浴了许多风雨,经历了许多坎坷,则历练了人生,个人体魄和意志得到了磨练,通力合作、艰苦汝成的团队精神得到充分体现。那风雨侵袭,疾病折磨,土匪蹂躏......都一一淌过,艰难困苦,都被踩在脚下,提高了自信心,难怪老一辈人常说,卖一届红纸,等于多学了三年打(武术)。还锻炼了胆量,开阔了视野,对沿途风土人情有了全面的了解,为以后的创业提供了新的方向。
  经过百年来的红纸销售,使滩头的色纸、年画,周旺车塘铺的《望星楼通书》,在那些地区家喻户晓。既给当地节日增添浓烈气氛,丰富了当地文化生活,又通过带去的相对先进的文明理念,影响了那里的民俗,特别是带去的《望星楼通书》,当地人们“无不奉为圭臬”,对那里的生产生活起到了较好指导作用,产生的社会效益一直延续到今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