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资讯 湘黔头条 查看内容

对接长江经济带 湖南开启国际港口梦

2016-6-11 21:26| 发布者: cnxqw| 查看: 10006 |原作者: 白祖偕 刘双双 杨湘徽

摘要: 163公里,湖南的长江岸线长度在沿江各省位列最末;而岳阳城陵矶港,则是湖南惟一对接长江的一类口岸。   因为163公里内的这个“惟一”,地处长江“龙腰”的湖南,希冀在这有限的空间中找寻一个支点,来最大限度激 ...

163公里,湖南的长江岸线长度在沿江各省位列最末;而岳阳城陵矶港,则是湖南惟一对接长江的一类口岸。

  因为163公里内的这个“惟一”,地处长江“龙腰”的湖南,希冀在这有限的空间中找寻一个支点,来最大限度激发湖南水运内生力,让产业经济沿江而聚,打造湖南通达江海新的增长级。1月8日,整合岳阳港、长沙港资源、与上港集团合作组建的湖南城陵矶国际港务集团(以下简称“港务集团”)应运而生。

  这无疑是湖南无缝对接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一步。湖南对接长江经济带的国际港口梦由此开启,“洞庭鱼米乡”依托黄金水道发展开放型经济的“江湖”战略逐渐明晰。

  打通“任督二脉”整合港口资源

  出岳阳市区东北约15公里,浩瀚的洞庭经由一个名叫城陵矶的地方汇入滚滚长江。

  初夏5月,城陵矶港来往船只络绎不绝;江岸上的岳阳国际集装箱港口码头,各色集装箱整齐摆放,起吊机械正繁忙地装卸货物。

  1899年开埠的城陵矶港现已117岁。它地处长江与洞庭的交汇要冲,沿长江上可达重庆,下可抵上海,溯洞庭可达湘、资、沅、澧四水各站点,是湖南水陆中转和水水中转的物资集散地。

  “岳阳港具有先天的区位优势和航道优势。”湖南城陵矶国际港务集团生产业务部部长黎建介绍,江水至此,常年不淤不冻,为湖南得天独厚的深水良港。

  20年来,黎建亲历了岳阳港口经济的变迁:从岳阳至上海,航运时间过去是十多天,现在仅二至三天。表面上这只是时间与成本的节省,而实际上带来的却是更多的发展机遇。近几年,岳阳城陵矶综合保税区、启运港退税政策试点港、汽车整车进口口岸、进口肉类指定口岸、进口粮食指定口岸和固废进口指定口岸(以下简称“一区一港四口岸”)六大平台落户,前所未有。尤其是随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岳阳-东盟接力航线的开通,这个昔日的内河小港正逐梦对接、变身国际港。

  但黎建也曾为岳阳港的发展担忧:“作为湖南惟一一类口岸,岳阳港是湖南的重要外贸平台。但湖南外向型经济的产业布局主要在长(沙)株(洲)(湘)潭。由于长沙港的航道受限,大船进不去,只能靠小船舶运到岳阳后再换大船。因为两港信息不通,使得岳阳港的大船满仓率一直徘徊在50%-70%,也直接造成岳阳港大船船期的不稳定。”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囿于港口各自为政,湖南水运经济一度陷入低水平的恶循环。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罗波阳分析,岳阳港是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的桥头堡,长沙港则辐射了GDP占湖南70%以上的长株潭地区。“湖南要对接好长江经济带,迫切需要让这两个港口联动发展。”

  联动发展的好处在航运公司内部早有显现。湖南远洋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简称“湖南远洋集运”)一年进出口10万多标箱,“以前主要从长沙港直接进入长江,但船舶大型化以后,经岳阳港装船的集装箱比例达到60%。今年一季度52航次中有44航次是从岳阳港始发,满仓率达到90%。”湖南远洋集运岳阳分公司总经理严哲新表示,自己公司的海轮能达到这么高的满仓率,得益于公司内部以及与相关合作船运公司联动调配。

  这种高效正是湖南省政府牵头成立港务集团所期待的。湖南省长杜家毫直言,与上港集团开展的战略合作,既有利于整合城陵矶、长沙港口水运资源,进一步强化城陵矶港的湖南水运“桥头堡”作用,加快形成湖南省通江达海的新增长极;也有利于依托上港集团等在管理、市场和资源等方面的优势,推动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

  记者了解,港务集团运营后一项重要工作便是整合湖南各港口14家支线船公司的运输信息,提升满仓率,保证岳阳港大船船期的稳定。

  乘数效应很快得以显现。长沙港与岳阳港的联动,让“任督二脉”得以舒展,2016年一季度生产经营便实现开门红,岳阳新港、长沙港共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965.5万元,集装箱吞吐量8.44万标箱。其中岳阳新港第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71万元,结束了连续7年的持续亏损,首次实现扭亏为盈。

  临港产业园的绿色布局

  岳阳港有了长沙港的喂给,开始激活一个更博大的未来——湖南城陵矶新港区。

  作为湖南的喂给港,过去的岳阳老港百年来仅发挥着一个码头的简单功能,而新港区在打造口岸平台的同时孕育着一个关于临港经济的绿色梦想。

  “湖南省内80%的经济开发区和工业园区和81%的大中型工业企业都是环湖沿江布局。水运发达区域已成为湖南经济最发达、最活跃和最具潜力的地区。”湖南省水运管理局局长钱俊君认为,湖南水运发展引导着湖南产业布局,湖南水运的优势将成为经济快速发展的关键动力。

  一年对接、洽谈超过500家企业,几乎没有周末休假,这是湖南城陵矶新港区招商联络部部长刘勇的工作常态。“发展临港经济,我们已经落后了,现在必须争分夺秒。”

  在送走新加坡国际企业产业局的考察团后,刘勇兴奋地说:“新加坡的物流集团有意在长江经济带上布局设点。因为岳阳离上海仅1000来公里,又处于洞庭湖生态建设核心区以及中部崛起的核心区,区位优势明显,对方合作意向强烈。”

  在刘勇办公室的墙上,挂着新港区的规划图。成立于2009年12月的城陵矶新港区,规划控制面积100平方公里,规划建设面积69平方公里,秉承“港、产、城”一体化理念,旨在通过建设大港口、促进大物流、带动纵深腹地大发展。

  新港区正在凭借四个平台优势打造四个产业集散地,并推进临港产业园的快速发展。2015年7月,主营整车进口的岳阳口岸长江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货源网络遍布北美、中东、欧洲等地,2016年预计进口汽车3000台左右;2015年12月,岳阳与中粮集团签订投资框架协议,计划建设粮食进出口为中心的综合物流园区和粮油加工园区。目前,马来西亚、新西兰的牛肉每天约有100吨入港;固体废弃物的加工已在临港区形成产业链。

  加强引入国际资源也成为岳阳新港区的重要战略。刘勇透露,新港区正在以临港产业新区为平台,积极推进韩国产业园的建设,将其打造成中韩FTA框架下长江经济带中韩自贸区;同时推进的还有德国制造产业园的建设。“仅国际物流这块,我们预计未来共引进30来家重点企业。”

  除了物流仓储区、综保区外,新港区还规划有先进装备制造、电子信息产业,以及居住、休闲、观光区。一个临港新城正孕育而生。

  正如罗波阳所说,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湖南一开始就定位明晰,要求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此前,有人提议将重化工业布局到岳阳沿江地带,但马上被湖南高层“掐断”。

  对湖南而言,依托黄金水道对接长江经济带是难得的发展机遇。但执政者在后发赶超时并不盲目。“着重在发展绿色、低碳可持续的产业上下功夫,坚决淘汰落后产能,绝不会为了眼前利益而‘捞子孙的饭吃’。”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强调。

  放大口岸经济的乘数效应

  河道蕴藏着经济潜力。密西西比河流域的发展推动了美国崛起,莱茵河流域发展促进了法国、德国和荷兰的繁荣,长江经济带则被视为潜在的中国经济“第四极”。

  湖南拥有通航河流373条,通航里程位列全国第三,已初步形成以长江为依托,洞庭湖为重心,湘江、沅水为主通道,岳阳港、长沙港等港口为节点的内河水运体系。

  “最近几天,杜家毫省长带队对湖南‘一湖四水’开展考察调研,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大的动作。”5月上旬,湖南省水运管理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湖南在发展长江经济带的推进上开始走向腹地,寻求深度开放。

  但是,省长一行的水路调研结果并不令人乐观。湖南航道等级不高、互联不畅,制约着湖南水运作用的有效发挥。截至2015年末,湖南1000吨级以上航道总里程仅878公里。

  摆在湖南高层面前的一个迫切问题是:如何下好全省通江达海“一盘棋”,推动湖南腹地与长江经济带无缝对接,形成环环相扣的经济链条,实现口岸经济的乘数效应。

  根据规划,“十三五”期间,湖南将投资230亿元,新建1000吨级以上航道535公里、500吨级以上航道1004公里,新增千吨级以上港口泊位147个,届时,湖南1000吨级以上航道将达1413公里,泊位达253个,预计港口总通过能力将超过3亿吨。

  与此同时,湖南将推动长株潭港口群一体化建设,统筹推进常德港、益阳港、永州港、衡阳港等地区性重要港口建设;推动重点港口与后方海关特殊监管区、物流园区、工业园区有效对接、联动;加强港口集疏运能力,岳阳港、长沙港铁路专用线、高等级公路连接线建设正在加快启动,实现立体交通的无缝对接,扩大内河经济的辐射力。

  整合外部资源,从竞争变竞合。依托长江中游城市群建设,湖南将加强与湖北、江西两省的战略合作,共同打造中部增长极;依托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与湖北共同探索大湖流域以生态文明建设引领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新路径;积极推进省域边界地区的跨省合作,加快建设湘粤(港澳)、湘赣等开放合作试验区。

  与放大口岸经济相向而行的是,湖南飞地经济也多面开花,成为该省开放型经济的新亮点。如“走出去”的有老挝湖南橡胶产业园、泰国湖南工业园、俄罗斯伏尔加河畔农机产业园,“引进来”的有北欧湖南农业产业园、金玉工业集中区、汨罗产业园等飞地园区。

  百川入江。经由岳阳城陵矶港这一重要节点,湖南区域空间的横向布局与产业链条的纵向延伸,犹如一座倒金字塔,正将各种经济要素、产业链的流动汇聚于此,继而对接长江经济带,拉近与全球的距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