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文化 湘黔文学 查看内容

欧阳黔森报告文学:《而今迈步从头越》之三

2021-1-24 19:40| 发布者: cnxqw| 查看: 4930 |来自: 多彩贵州网

摘要:  作者:欧阳黔森,贵州省文联主席、贵州省作协主席 三  在来正安县的高速上,总能看见这样一块广告牌,上书:听正安神曲,品正安白茶。  白茶好理解,正安白茶名噪一时,确实是好茶,我喝过,叶芽嫩白而微黄, ...

  

作者:欧阳黔森,贵州省文联主席、贵州省作协主席

 三

  在来正安县的高速上,总能看见这样一块广告牌,上书:听正安神曲,品正安白茶。

  白茶好理解,正安白茶名噪一时,确实是好茶,我喝过,叶芽嫩白而微黄,色汤晶莹剔透。像正安这样茶叶种植面积达23.7万亩的规模,约6.3亿元的产值,在遵义市所辖的县当中并不算多,但就其白茶而言,毫无疑问却是最多最好的。

  可这“神曲”就非得知其来源,才能究其竟。初看“神曲”是遵义神曲乐器制造有限公司的简称,仔细一琢磨还不尽然。如果非得要把“听正安神曲”视为是遵义神曲乐器制造有限公司的喻义,从狭隘的理解来讲,也不为过,而当你走近正安县吉他产业园区,你的想法就会改变。

  听神曲,品白茶,一听一品都好,可要我说,这听的似乎名气更大些。这样的名气,来自“吉他兄弟”的传奇。这个传奇不是一般的传奇,这个传奇除了传奇所蕴含的情节离奇、人物行为不寻常的定义外,还赋予了壮士断腕的勇气和猛士断喝的霸气。

  在我看来,情节离奇也好,行为不寻常也好,就传奇而言,并非只是区别于常人常事,也并非只是强调传奇本身。于常人常事而言,传奇固然有它令人向往的一面,更多的是让人观者如堵。谁都明白,传奇本身的不确定因素,决定了你可能因为传奇了一回,也许你的事业、甚至生命也不复存在了,戓者事业兴盛、生命辉煌。所以,向往不一定付诸行动,还有什么词能像“观者如堵”“蹑足止步来”比喻这样的现象呢?

  这样看来,把“吉他兄弟”的传奇归纳为一般的传奇,仅仅只是看到情节离奇、人物行为不寻常,那就肤浅了。这不一般的传奇,注定了这个传奇所显见的勇气、霸气,而这个勇气和霸气的支撑点是眼光、是智慧。

  一个壮士需要断腕的时候,难道我们只能仅仅看到他的勇气吗?这勇气的后面一定有他审时度势的智慧,除非他是懦夫,绝不是壮士。

  一个猛士一声断喝的时候,难道我们只能仅仅看到他的霸气吗?这霸气的后面一定有他坚韧不拔的信念,除非他是莽夫,绝不是猛士。

  在我看来,壮士之壮,在于心之魄、胆之雄、气之豪,正所谓虽手无缚鸡之力,也敢于亮剑;猛士之猛,在于身之力、力之量、量之捷,正所谓雷霆万钧之下,势不可挡。这样看来,壮之于心,猛之在力,一个修内,一个炼外,两者皆备,所向无敌。

  当然这个世上原本也没有无敌的人,即便是有那么几个自己宣称戓别人看似无敌手的人,其实,这样的人,最难战胜的往往是他自己。

  我说了这么多,似乎有点刻意拔高“吉他兄弟”的味道,其实不然。从古至今,在这块古老而神奇的大地上,从不缺少生长精彩传奇的土壤,既有荆轲这样一去不复还的壮士,也有项羽这样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猛士。然而,五千年文明史告诉我们,天下百姓、人民群众所造就的数不胜数的传奇,正是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动力。

  老百姓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些平民式传奇,也是人类社会发展中不可缺失的精彩,而“吉他兄弟”今天所呈现出的精彩,不由让人感觉到它所蕴涵的传奇性,令人不得不惊讶,不得不刮目相看!

  我还没有见过“吉他兄弟”,他们的名字便已如雷贯耳了。第一次听见“吉他兄弟”是在三年前的一次会议上。主持会议的是时任中共贵州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慕德贵同志。会议的内容主要是落实中共贵州省委宣传部“十三五文艺精品工程项目”。

  会议上领导如数家珍地讲了两个人物,一个是家喻户晓的“老干妈”辣椒名牌持有人陶华碧的传奇故事,一个是“吉他兄弟”回乡创业的传奇事迹;并指示说,这是孙志刚书记点的题,要用影视的形式,讲好贵州故事。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吉他兄弟的故事,这故事讲得太鲜活、太传奇了,听来确实是个好题材。可惜我手里正好有孙志刚书记点题的长篇电视连续剧《伟大的转折》和《花繁叶茂》的创作生产任务,便与电视剧《吉他兄弟》擦身而过,与“吉他兄弟”俩也就失之交臂了。

  见到“吉他兄弟”之一的郑传玖已是一年以后的全国人代会上。我和郑传玖都是全国第十三届人大代表,起初却不认识。后来中央首长来贵州团参加政府工作报告讨论时,郑传玖发了言,我也发了言,这才让我俩把名字和人对上了。

  我们彼此真正意义上的认识,是在我们第一次的谈话中。那时,我们在餐厅不期而遇。

  他操着一口地道的遵义正安话,欧阳老师,当初我最希望是你来写《吉他兄弟》的。

  因为,遵义人见人都叫老师。我也操一口遵义正安话说,郑老师,可惜嘞!错过嘞!

  他说,你有时间,一定到正安来看看。

  我说,有机会一定来,一定来。

  有了这样的承诺,一直没有兑现,今天我到了正安就一定要见到郑传玖,看看他的吉他厂,听听他的“神曲”。

  这三年我们各自都很忙,见面都是在北京的全国两会期间。人们常说一回生二回熟,这三回嘛就成老相识了。

  我们成了朋友,我也就越来越了解他了。他说他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吃“吉他”这碗饭。他小时候除了常见的二胡和手风琴,从未见过别的乐器,何况吉他这种西洋乐器。

  他与吉他结缘,完全是一次意外。三哥郑传祥离家去广州打工,却误打误撞进了一家吉他厂工作。听闻哥哥干得不错,不知吉他为何物的他,顾不得那么多,有心去投奔三哥。既然想了,就要付诸行动。这是有心人的特点,说走就走,去广州打工改变自己的命运。

  前途的不可预知,总会有这样和那样的恐惧感,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山里娃来讲,几乎都有这种感受。郑传玖是个例外,凡是有着这样例外的人,一定具备着创造传奇的可能。这样的人,面对陌生的生活不但不会恐慌,反而会亢奋不已,这样的亢奋,无疑是有助于人的抗打击能力的,在其前行的道路上,无论是荆棘丛生,还是险象环生,没有什么可阻碍他坚定的步伐。

  一把吉他的成型是一份磨手工、耐细心的工作,哥哥郑传祥喜欢跟手里的活计“较劲”,善于在精雕细作上下功夫,在这一点上郑传玖做得也不差,短短几年后两兄弟对做吉他的所有工序都了若指掌了。

  既然自己掌握了技术,自己干总比给别人干强。兄弟俩于是辞了职,联系了志同道合的老乡和亲戚,凑了125万的股金,租厂房,买设备,18个股东兼工人,创建了广州神曲乐器厂。

  郑传玖回忆起当初的决定,真是有点后怕。125万元,几乎是他们18个人全部的家当,一旦失败,过去几年的辛苦就付之东流了。原来是老板拿工资给他们,每天只需琢磨如何打造好一把吉他就行,现在他们自己是老板了,工资、房租、水电等等,都要自己操心。而如何销售更是大问题,原来根本就没想过。郑传玖自己评价当初的行为,说胆子实在太大,实在是无知者无畏。他把这行为自嘲为没文化才敢于这样做。

  我理解他所讲的文化并非真正意义所指的文化,而是一种狭义的说法,这个说法其实很不准确,可大家都习惯了,用错了,用多了,也就不错了。一般情况下说没文化,大可理解为没有多少学历。由此我们可以推断胆子大与有没有文化无关。我对他说,谁说你没文化,我跟他急,你做文化的事可真是了不得。把文化产业做成这样,还自嘲自己没文化,这看起来谦虚,其实很骄傲。

  他憨厚地笑了。

  我也笑了,很认真、很诚恳。

  胆子大不一定就能梦想成真,胆子小也未必就一事无成。成与不成关键要看这胆子大小的支撑是什么。要说支撑这东西,实在太多。

  只要明显能看到一种支撑,那么我们就无需有太多的担心,当一个人的前途困难重重,还能自嘲面对,这也是一种顽强的表现,而这样的顽强,是阻止胆怯的最好支撑。郑传玖就是这样的人。

  郑传玖面对的问题太多,这不,2007年7月刚开工时,合伙人竟然都傻乎乎面面相觑,造什么样的吉他?客人要什么样的吉他?品牌是什么?客户又在哪里?

  胆子大的他俩又一次拯救了大家的胆怯,不管怎样先得干起来,先做些常规的样品出来,客户来了没有货是绝对不行的。

  一个月后,好不容易接到第一份订单,整整200支吉他。大家喜不自胜,以为有救了。不想客人验收时,这也不满意,那也不行,挑挑选选收下一半还不到。这件事,给人的第一感觉是遇上奸商了,可扪心自问,经验不足,第一次大规模生产,不能说这批货质量没有问题。

  还是胆子大,一把火全烧掉。兄弟俩把不合格的吉他堆在厂房,当着全厂人的面烧,吉他在火焰中劈里啪啦地响,火光闪耀灼眼灼心,伤心是难免的,伤头可不行,只要昂起的头不会低下,那么从头再来,有何不可?

  筚路蓝缕,一路坎坷,在2008年,他们接到了一家美国吉他厂10000支吉他的代工大单。郑传玖心想这回翻身了,可以大干一场。可一场金融危机粉碎了他的梦想。兄弟俩哪知道什么是金融危机,更没有经历过。美国吉他厂的倒闭,导致兄弟俩的吉他成品只能压在仓库里。危机,这是郑传玖兄弟遇到的最大的危机,工人要吃饭,厂房要交租,钱没有着落。

  怎么办?两兄弟只好厂商变零售商,先是卖给需要吉他的朋友,再找朋友托关系,1把,10把、100把地零星出售,能卖多少卖多少,他们知道,自己难,别人也难,就看谁能坚持住,挺过眼前的难关就有希望。

  幸运之门永远会对着那些不遗余力、向着希望勇敢前进的人们敞开。一场在上海举行的大型乐器展,改变了兄弟俩的困境。

  “没想到,竟有中国工厂能做出这么棒的吉他!”在众商云集的展会上,塔吉玛的品牌代表由衷赞叹。

  这个代表当即下单2000支。这样的机会,对郑传玖兄弟,可谓是雪中送炭。咬牙坚持这么久了,等的就是今天。这2000支是个开头,“塔吉玛”后续加单源源不断,佐证了郑传玖兄弟的神曲吉他厂产品的质量,是经得起市场考验的。

  不久,美国吉他大牌“芬达”也主动找来寻求合作,国际大单一笔接着一笔的到来,神曲之名也在全球业界口耳相传。

  如果把郑传玖兄弟的成功,仅仅归结为胆子大戓者说是运气好,这就是低看了他们。我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你把别人看低了,你就高了?你把别人看高了,你就低了?这高高低低各自心里最清楚。这样看来,我们可以这样判断:不清楚的人是永远走不上成功之路的,除非他装不清楚。

  郑传玖当然清楚自己是谁了,他也不用思考这“高低”,他只有朴素的行为,高低我就这样做了,咋的?不行吗?这无需有答案,你只需明白成功之路有千条万条,不二法门是做一个好人、一个有智慧的人。

  谁都知道,做一个坏人有多么的容易,才会明白做一个好人是多么的难。在吉他这个行业,做一个好人不难,难堪的是也许你不在这行业了;做一个坏人也不难,难堪的是也许你也不在这行业了。那么怎么做呢?我的建议是像郑传玖兄弟这样做,面对好人决不做坏人,面对坏人不能只有好心而没有好手段。常言说

  得好,商场如战场,要善于与魔鬼打交道,何况我们的对手还达不到魔鬼的级别。

  郑传玖自嘲自己“没文化”,在别人眼里这可能就是“憨”,这“憨”不是愚蠢的意思,是憨厚实在。这是好人的品质,也是郑传玖的智慧,这是赢得客户和同行有效的态度,这样的态度,可以让奸商退避三舍,这样的以“憨”对“奸”,简单而有效。

  看看这世上的人,谁不愿意与憨厚的人打交道呢?虽然他未必自己就憨厚实在。郑传玖靠着这“憨”做好了系列吉他产品,赢得了同行的赞誉。有了质量,有了口碑,就有了一切可能。这些可能,已经在郑传玖兄弟的传奇创业历程中精彩纷呈。

  郑传玖可谓吉他行业里的壮士和猛士。而在我看来,壮士是好人的典范,猛士是魔鬼的恶梦。

  郑传玖回乡创业这件事,说犹如石破天惊也毫不夸张。

  这在我眼里无疑就是壮士断腕。也许有人不同意我的看法,也不无道理,不就是回乡创业嘛,壮士断腕夸张了吧!

  可我坚持我的这个看法。你想想,这“神曲”吉他厂从沿海大城市广州搬到深山里的正安县,有可能“神曲”变成了“山曲”,你信不信?

  是的,我们看到成功人士回报家乡的事迹很多。当年共青团贵州省委发起的“春晖行动”中许多感人的故事在今天看来仍然令人热血沸腾。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始终相信,离乡久远的人,或是年过半百的人,但凡看到,听到这首诗,无不动容。那么,有机会回乡,一定是他们良好的夙愿。于是在“春晖行动”的号召下,有人回乡捐款捐物,有人想方设法回乡创业等等。

  一个成功人士的商业决策,一定不会草率,草率的人也从来都不会成功。有了这夙愿,也只能是想方设法。我们可以从这想方设法里,看到善良的诚意和良好的愿望。可仅仅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只能想方设法,有的人想方设法回乡创业了,是因为他所做的在家乡可为,可如果你所做的不可为,你非要为之,那么到最后的结果是——你可能再也无力回报家乡了。要帮扶他人,自己得先站稳了。

  显然“神曲”变“山曲”于郑传玖而言,是不可想象的。

  之所以他答复寻上门来的正安县长的话是“考虑、考虑”,其实就是一种善意的推脱。

  当年家乡的领导来找,兄弟俩当然很开心,心想,县长来了嘛,这面子得给,家乡贫困多捐点钱,也没什么问题。毕竟“神曲”在家乡名气不小,传回去说郑家兄弟抠门可不行,这几年钱也没少挣,回报家乡也应该。

  可说着说着,他发现县长没那么容易打发。结果证实了他的判断,县长不要他的钱,是要他的命。当然这命不是生命的命,而是他的命根子——神曲吉他厂。

  县长诚恳地说,正安的经济状况不行,是省内倒着数的贫困县之一,你们是正安人都清楚的。现在县领导班子刚换完届,大家都感觉担子重,想搞出点亮色来。这调研下来一看,正安20多万外出务工人员,有5万多人专做吉他,其中做了老板、自己有厂的,挑来选去,最好的只有你们这一家。我们商量好了,想请你们把厂搬到正安去。

  搬回正安生产吉他的说法,吓了郑传玖一大跳。脑子里闪现的是“不可能”这三个字,可一到嘴边,却成了“考虑、考虑”。搬厂,这可是动了命根子的事,正安?广州?谁来判断,都会是一样的。做吉他行业,在广州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离开,不仅是冒险?基本上是干不了啦!

  让郑传玖没想到的是,他的那一句推脱“考虑考虑”的话,成了县长锲而不舍的理由。

  一个人只要锲而不舍,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始终拒绝。郑传玖也是这样,他当然要为之付出代价。厂是搬回正安了,可用的进口木材,还得从广州进,成品也要运到广州,无疑大大增加了成本,机器设备的维修、零件配件的更换,如在广州一个电话当天搞定。这在正安就太难了,他饱尝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痛苦。更痛苦的还在后面,产品出来了,质检抽查出了问题。收货人不干了,以前的免检待遇就此取消。对于一个企业来说,这不几乎要了命嘛!

  当有人问他这些废品吉他怎么处理时,他犹如猛士一声断喝:烧掉!

  一把火烧了。郑传玖就是有这样的狠劲。这一回火焰灼伤的是乡亲们的眼睛,他们都内疚地低下了头。

  郑传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知道,只要他还昂首挺胸,眼前的乡亲们,一定会有在哪里跌跤,就从哪里爬起来的信心。

  没有教不好的徒弟,只有孬的师傅。于是厂里出现了这样的场景,公司老总郑传玖亲自培训工人,白天黑夜争分夺秒。

  其实,他可以避免这样的困境,可是,回乡办厂,不在家乡招工,那回来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他想到了困难,但没想到这么难……

  郑传玖的故事讲到这里,我说他有壮士断腕的勇气你们信了吗?那么,我愿意再重复我的话:

  “一个壮士需要断腕的时候,难道我们只能仅仅看到他的勇气吗?这勇气的后面一定有他审时度势的智慧,除非他是懦夫,绝不是壮士。

  一个猛士一声断喝的时候,难道我们只能仅仅看到他的霸气吗?这霸气的后面一定有他坚韧不拔的信念,除非他是莽夫,绝不是猛士。”

  后来有一天,他虎头虎脑地向我走来,他身材并不高大,却相当魁梧雄壮。当然,我们会谈一谈他的吉他,那时,我就问过他,你那时就没有想到,你可能会失败吗?

  他憨厚地一笑,他说,幸亏我防了一手,要不真有点撑不往了。我先带了一条生产线回正安,我哥的另一条生产线留在广州,以防万一。我这边最困难的时候,是我哥支撑起了公司,为我争取了时间。

  两年的时间,郑传玖不仅站住了脚,经营状况也很好。这样,“神曲”在广州就仅保留进出口的经营功能,依旧由哥哥郑传祥负责,生产部分,全部搬迁到正安。

  郑传玖说,“当初下决心回乡,除了县里打的亲情牌让人心动外,主要还是贵州正安经济开发区的规划和招商政策及远景吸引了我。当时,“神曲”生产的吉他属于两头在外,一头是原材料全部进口,另一头是成品全部出口。那时候的正安没有生产原料,成品远运输也大大增加成本,更谈不上配套产业,高速公路也没通,说实话,这样的条件毫无优势,并不具备办吉他厂的条件。但我想,等这些条件都具备了,再来也许就晚了。有政府的大力支持,土地成本也低廉,还有劳动力充足等优势,从长远看,回家乡发展更有利”。

  事实证明郑传玖智慧的判断是正确的,他琢磨着县委县政府对“神曲”的看重,主要是因为他们做的事,连同这个产业,能给正安的脱贫攻坚开辟有力的途径,也能给贫困群众带来就业机会和致富的希望。

  郑传玖谦虚地说:我就是一棵小草。

  我说,现在春风吹满了山谷。

  他说,那我们就做成一片绿地。

  他说得没错,“神曲”已绿遍山乡,在文化产业之路上,走出了自己的特点,成了大娄山脉深处一张亮丽的名片。

  “神曲”在中低端的制作和销售方面可谓如鱼得水。下一步冲击高端市场,是“神曲”的奋斗目标。设备必须升级,制作更加精良,选材更加考究,邀请制琴大师加盟的手工琴工作室,进口东印度玫瑰木、洪都拉斯桃花木等等举措,都是为了“神曲”的全面升级。于是,在宽敞的新厂房里,我们看到流水线上有自动化的激光开料、自动喷漆车间,还有工序长达数月的手工上漆、精准的温湿度控制车间等作业,这些无不体现“神曲”蒸蒸日上。

  听正安神曲,品正安白茶,朴素的广告语,透露出的是一种强烈的自信。听曲品茶,品茶听曲,这是优雅的中华传统文化。你听,或是不听,你品,戓是不品,这不要紧,要紧的是这真实的存在;你来,戓是不来,你近,戓是很远,听香品韵,来与否、远与近味道却是如出一辙呀!

  正安经济开发区的扶持政策好,政府说话算数。许多吉他企业听了郑家兄弟的“游说”,又眼见“神曲”财源滚滚,这才放下心来,纷纷入驻正安。企业越多,规模效应越强;规模效应越强,越吸引更多企业入驻。蝴蝶效应正在大娄山脉深处精彩上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