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文化 文化看台 查看内容

紫林庵和湖南会馆

2019-5-3 23:58| 发布者: cnxqw| 查看: 6883| 评论: 0|原作者: 吴海中 |来自: 贵州民族报

摘要: 贵阳是个有根有蔓的城市,天理昭昭、人欲不俗。 宋元时期大兴土木,营营制建,街市楼木鳞次栉比,有了让人讶异观瞻的规模。再往前看,刨坟考古,所得文物例证贵阳文明源远流长,根脉深达,新石器旧石器发掘物件儿摆 ...
  贵阳是个有根有蔓的城市,天理昭昭、人欲不俗。
    宋元时期大兴土木,营营制建,街市楼木鳞次栉比,有了让人讶异观瞻的规模。再往前看,刨坟考古,所得文物例证贵阳文明源远流长,根脉深达,新石器旧石器发掘物件儿摆明了贵阳是不容置疑的人文渊薮。及至明清,这山环水绕的红尘市井俨然海市蜃楼,陡然之间成为西南大邑,九座城门四个风颂楼阁,这是何等气象。格调昂藏的楼阁且不夸耀,单就这九座巍峨的城门,门里门外开开合合之间要有多少人间事态,那沧桑是述也述不尽的。想一想,喧嚣亦或繁华,足可揣度。
    书记“府当四达之郊,控百蛮之会”,转眼间,贵阳成了东进西出南来北往的要冲。不仅商贾盖来云集,兵家也梗着脖子跃马扬鞭,谁先占了这片地儿谁就可以一揽西南威慑中原,占尽了地利的优势。
    贵阳风物多不胜数,洋洋可表,却唯独这紫林庵玄机逼人,仿佛华丽的泥牛入了红尘大海,再无踪影。如今的紫林庵,它成了过去的紫林庵在现实中的影子,天光云影之中再睹不见摇曳的紫竹清影,更寻不来一座幽静的庵堂,就连贵阳土著后生也要问一问,当年的紫林庵里是不是养着一些个慈眉禅心的尼姑?
    天机不可戡破,戡破的也就只有历史和现实。
    满清入主中原建政敕令之前,大西门到紫林庵一带田园风派,杂花迎木,偶有鸡鸣狗吠,怎一番去离红尘的清静。
    清朝初年,神通广大的富商巨贾把贵阳城折腾得涨破了肚皮,贵阳城急需扩容,那时候又没有房地产开发公司,商家们拎着哗楞哗楞脆响的钱袋子开始购置地皮自造门面豪宅,组织成立商会。当时的湖南人俨然东亚犹太人,有发达的实力也就有看出好地段的眼力,这么着,湖南人看好了紫林庵这片稼禾茂盛的风水宝地,根本不需要按揭贷款,真金白银直接砸在农户脑袋上,这片地界就成了湖南人的地盘。也就是现如今的中华南路黑神庙一带(现中华南路达德小学处)附近的土地,感戴天恩祖德的湖南人修造了寿佛寺,虔诚供奉观音菩萨塑像,营建了紫林庵别墅群,号“三楚会馆”。随着岁月的流波,到了康熙四年(1665年),湖南人在庵内设置了屈公祠,祭祀屈原,其后有花神祠,其旁建造了法云寺。便在此时,三楚会馆更名湖南会馆。那时节,紫竹幽幽,小风徐徐,正所谓,天人一脉绪,轻吹集嘉祥,好一处清雅幽静的所在。
    如此看来,紫林庵乃湖南商人盘踞之所,之所以衍紫林庵之名,想必与湖南人虔诚信佛广造善堂有关。至于紫竹应名,大概的考虑是佛心通透亲雅,酷似竹子品格,庙堂之侧栽种紫竹附会佛性,也未可知。联想而来,观音大士的南海宝地,便是紫竹成灾的地方。附会一说,或可信赖。
    湖南会馆的“董事长”不叫董事长,叫大公,大公无私的大,大公无私的公。会馆的经营、祭祀和迎来送往都仰仗大公的德操,跟当下的合资公司董事长职权差不多,只是除了权谋,更需要仁德。会馆的财产来源于富商、巨贾会员所纳会费和热心捐赠,累积了资产善本,尔后或借贷取息或望利投资或购置土地房产,经营甚是有道,从来不偷税漏税、偷奸耍滑,更不见利忘义、山寨骗人,凭着物力以关天下兴,就这么,天下财富潮水一样流入湖南会馆。
    从当年湖南会馆的扩张速度,看湖南商人行商做人的风范,让人感到我中华神州原也对资本市场并不陌生,而且还是那么地风姿绰约游刃有余过。他们的经营业绩好得不得了,那时候的湖南人没有做过过山车,玩的却是过山车的速度。打从满清在中原开元算起,至道光年间,不管天下有道无道,湖南会馆做得风生水起,竟然购置了寿佛寺侧面大街铺面、房屋、地产,买卖生意浩荡一片,情形上要把贵阳城给生吞了。顺时而来,湖南会馆的产业逐步从寿佛寺西至大十字、南至市府路口连成一片,小半个贵阳城的黄金地段都被纳入名下,让好许多行商坐贾眼馋得涎水横流。这么说吧,湖南会馆最鼎盛的时期拥有田土数百亩,房屋、铺面200余幢,年收毛谷60余石。好个湖南人,险些把湖南扩张到贵阳来。
    那一时期,除了湖南会馆外,四川会馆、江西会馆、两广会馆等都有相当的规模。比如江西会馆,清康熙年间在今喷水池附近的龙井巷内修建万寿宫作为会馆的办事处,至道光年间,从北门桥到大十字的较好铺面都被江西会馆收购,并逐步连成一片。江西会馆鼎盛时还有房屋百余处、田土百余亩。四川会馆则在清光绪年间开始在今中华北路云岩广场附近购置房屋,经过多年经营,购买了从云岩广场到今四川巷一带的大片房产。
    谁都知道,到了民国时期天下动荡,贵阳也覆巢之卵焉能不动荡,时局坏得懒得说。贵阳城军阀轮流坐庄,军阀成了走马灯,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却不是繁华,这是繁华中露出的萧杀气象。哪里有军阀哪里就萧杀,就跟现如今哪里有盎格鲁和撒克逊,哪里就有无法避免的灾难一个样。
    会馆经常被摊派各种费用,大量田地财产被军头霸占。民国15年(1926年),当时的贵州省主席周西城脑袋撞门框上,想起一门是一门,居然要修环城马路。修路造桥是积德行善的事吧,可周西成非要往湖南人眼里插棒槌,非得在湖南商人眼里飘起一条路来。于是乎,湖南会馆从大西门到紫林庵的田产全被规划,紫林庵的部分建筑也在拆迁范围之内。那时候没有城管,军阀临时扮了城管,拆迁征地大势所趋无法逆转,便如此,湖南会馆有苦无处说,吃尽了强拆的苦头,肚腹上被插了一刀,元气从丹田那儿大泄不止。紫林庵一带不仅田园风光就此消失,湖南会馆对紫林庵的经营也大不如前,到后来湖南会馆还出现了官商勾结、中饱私囊的腐败分子,“老虎”“苍蝇”联手荼毒了紫林庵这一片风月宝地,昔日气象成了昨日黄花,富贵风流因风而逝,紫林庵跟着湖南会馆就此没落萧条。紫竹伐尽,清风不再,满地的落叶也随着时光的演进腐败成泥。紫林庵昔日的繁华淹入红尘,现世里留下紫竹的清名,偶尔激越凡人所想:紫林庵不在了,当年的尼姑尽数去了哪端?
    20世纪30年代,在今天贵阳八中的位置上修建起长途汽车站,旅店、饭馆、货栈等配套产业也迅速发展起来。当时的权贵还在紫林庵以东建起一座世杰花园,白天人来人往,晚上灯火通明,贩夫走卒频频侧目,却不知道那园子里在酿什么蜜。
    解放后,紫林庵属地逐渐发展成繁荣商圈,一直是贵阳的核心区域,见证着贵阳的发展历史。现如今紫林庵交通便利,毗邻喷水池,周围市政配套成熟,以后的发展空间不可限量。位于紫林庵核心地段的汇金国际广场更是坐拥城市主干道及完善的配套设施。紫林庵的周边也随着城市的扩容日渐繁华起来。
    遗憾的是,就算喷水池的水再清凛甘醇,也哺育不出风骨无胜的紫竹之林了。也许这并不打紧,因为贵阳城照样繁华,贵阳人的心头紫竹向来茂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