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财富湘黔 财经新闻 查看内容

假借医院名义融资逾13亿 贵州松桃地方债“黑洞”

2018-8-25 17:37| 发布者: cnxqw| 查看: 520| 评论: 0|原作者: 李微敖|来自: 经济观察网

摘要: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微敖)“平台公司董事长不在公司、院长不在医院、财务科长休假,我们连人都找不到了……” 地处黔、湘、渝交界处的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或成为当下地方债及隐 ...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微敖)“平台公司董事长不在公司、院长不在医院、财务科长休假,我们连人都找不到了……”

      地处黔、湘、渝交界处的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或成为当下地方债及隐性政府债务曝光的又一个注脚。

      2018年8月,津蒙汇金(天津)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津蒙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其公司与松桃县政府所辖的三级公立医院——松桃县人民医院(下称:松桃医院)签订了一笔6000万元的融资租赁项目。该项目的第三期款项本息,原本应该在2018年6月29日偿还,“结果现在快两个月了,除还了利息,550多万元的本金,只还了100万。”“几个月来,包括我们这笔债务在内,松桃县的多笔政府债违约被曝光出来。这100万元还是我们找了不少‘关系’,才讨回来的。从6月份到现在,我和同事,轮着飞到松桃县去催债。医院让我们找政府平台公司去要,可有时候,平台公司董事长不在公司、(欠债)院长不在医院、财务科长休假,我们连人都找不到了。”上述津蒙公司负责人表示。

     截至发稿,松桃县政府尚未回复经济观察报记者的采访函。

      为什么松桃医院欠的债,要去找政府平台公司讨要?这中间存在什么样的“蹊跷”?松桃县的债务,又到底有多少?

以租用医疗设备为名借入6000万

      松桃,位于武陵山脉主峰梵净山东麓,地处黔、湘、渝两省一市结合部,与湖南的花垣、凤凰相连接,同重庆的酉阳、秀山接壤,是国家级贫困县之一。

      截至2017年年底,松桃县户籍人口72.65万人,其中:城镇人口148951人,乡村人口577561人。而全县的常住人口不到50万,为49.3万。

      2017年1月,津蒙公司与松桃县的两所县级公立医院之一的松桃医院,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依据合同,双方约定以5.8%的年利率,由津蒙公司向松桃医院放款6000万元,以支持该院租用一批医疗设备。

      合同中详细列举了这些设备的名称、型号(规格)及金额等等。

      合同还约定,松桃医院每半年向津蒙公司支付一次本息。前两次的支付顺利进行,但到了2018年6月29日,第三期还款日时,津蒙公司只收到了143万余元的利息,但550万多的本金,却被告知无法按时偿还。

      在一次次前往松桃县追讨债务但被医院方面告知要向松桃县政府全资控股的公司——铜仁市武陵山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铜仁武投公司)讨要后,津蒙公司这才逐步了解了真相:

      这6000万元,几经周转后,实际上被铜仁武投公司使用。

       成立于2004年3月的铜仁武投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是松桃县最重要的政府融资平台。对于津蒙公司的该笔债务,铜仁武投也向前来讨债的津蒙公司“认账”,只不过表示暂时无力偿还。

       津蒙公司向经济观察报记者提供的合同,与松桃医院院长、财务负责人,以及与铜仁武投公司负责人交涉的手机短信、录音、视频等文件,佐证了上述说法。

       经济观察报记者,亦联系到松桃医院的院长石爱军、财务负责人杨莉。石爱军没有回复记者的问询;而杨莉则表示,关于这6000万款项的问题,她“不能答复”。

13.75亿元全是政府的债

       除了这6000万的债务,一份松桃县政府在2017年1月16日出具的《关于剥离松桃苗族自治县人民医院债务说明》(下称:《债务说明》)亦显示:

       松桃县政府承认有13.75亿元的债务,是松桃县通过松桃医院为平台,向金融结构所借的款项,这些款项由该县政府统筹安排使用,所有本金及利息的偿还,均由松桃县承担,不属于松桃医院的债务。

      《债务说明》的附页,详细列举了13.75亿元债务的构成:2013年2月至2016年8月,“医院通过融资租赁形式代政府融资”共32笔,合计12.46亿元,涉及远东国际租赁有限公司、基石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西门子财务租赁有限公司等22家租赁公司;2015年2月至2016年1月,“医院通过银行借款形式代政府融资明细”4笔,合计1.29亿元,涉及中国银行、民生银行、邮储银行及南充市商业银行(今四川天府银行)。

       时任松桃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延友,在这份《债务说明》上签字予以认可。

      “这份《债务说明》是2017年1月,我们和松桃医院签合同时,要求松桃县政府出具的‘债务剥离函’。”津蒙公司的负责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我们在将6000万元打款给松桃医院后,松桃医院还向我们提供了该院将钱转账至医疗设备公司——贵州众新设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转账证明。可谁想到,这些钱最后还是到了松桃县政府平台公司的手中。”

      至少两位常年为地方政府做融资业务的金融行业管理层人士,均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像松桃县这样,以医院、学校等现金流良好的事业单位作为依托,或者说“通道”,并主要以融资租赁的方式,进行融资;在资金到账后,实际转由政府平台公司来使用,这样的做法,并不鲜见。

      “其中尤其以县级政府为多,因为过去地级市这一级的政府融资平台,相对资质还不错,可以名正言顺地借到钱,不用假手医院和学校。”其中一位任职于银行投资部门的负责人,这样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债务究竟有多少?

       实际上,自2018年6月以来,除涉及津蒙公司的上述债务外,松桃县陆续还有其他多笔政府平台债务违约事件曝光。这包括:

       7月19日至29日,“金诚铜仁城市化发展2号私募基金”的前三期款项,铜仁武投公司未能按约定支付溢价回购款,三期总金额为1.23亿元。

       7月25日至8月1日,铜仁武投公司应还款的“坦沃资产-政信302 号私募基金”第二期、第三期款项,亦逾期未能偿付。“这几个月,我们在松桃县讨债时,发现至少有五、六家来自全国各地的融资租赁公司,都跑到了那里来讨债。到底松桃县的政府债务有多少,大家都没有底。”津蒙公司的上述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访问的环球租赁、基石租赁等几家租赁公司的人士,亦证实此前松桃县政府平台公司对其的债务有违约发生。“目前大部分欠债解决了,剩下的一点,可能最近能够得到偿还。”8月20日,基石租赁公司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以下简称“中登网”)的数据统计显示,从2013年2月2日到2018年6月7日,松桃县所辖的三家事业单位:松桃医院,融资16.33亿元,涉及机构26家;松桃县中医院,融资1.24亿元,涉及机构5家;松桃县民族中学融资4.3亿元,涉及机构2家。而铜仁武投公司自行融资94.15亿元,涉及机构17家。上述4家单位融资共超过116亿元。这些债务的期限,短则2年,长则7年;个别银行的贷款期限,最长达到了20年。“即使减去已经还掉的,我估计松桃县这4家单位加起来的债务余额仍然有六、七十亿元”,津蒙公司的上述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铜仁武投公司及松桃县的债务余额,到底有多少?面对连续的债务违约,松桃县又有何举措?

       8月20日,经济观察报记者通过电话及短信等方式,联系了铜仁武投公司董事长杨昌洲、常务副总经理杨振国等管理层人士。8月21日,应铜仁武投公司的要求,记者向松桃县委宣传部发去了采访函。8月22日,杨昌洲口头回复表示,“(债务)总的情况,还算良好”。

      杨昌洲是在2017年2月左右,调任铜仁武投董事长职务。他的前任为杨荣信,2018年5月,松桃县纪委宣布,松桃县财政局党组成员、铜仁武投资公司原董事长杨荣幸,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高增长高负债?

       直到2017年,松桃县的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为6.81亿元,不足7亿元。为什么松桃县要大举百亿元债务,这些资金又都投向了哪里?

截至8月23日20时,松桃县尚未回复经济观察报记者的采访函。

       从“中登网”上登记的铜仁武投多笔融资信息里,涉及质押的资产,如城市棚户区改造工程、城市主干路工程、公路改扩建工程、省级农业园区配套基础设施项目等等,或许可以一窥端倪。

      同时,松桃县历年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也显示,从2013年至2017年,松桃县的固定资产投资与GDP(地方生产总值),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增幅。

      不单松桃一县的GDP,在过去几年保持着高速增长;整个贵州省,更是从2011年开始,连续7年GDP增长速度,位居全国前三。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更是分别以10.2%、10%的成绩,高居全国第一位。

       贵州省政府网站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6%,增速与一季度持平,高于全国、西部地区均为2.9个百分点;规模以下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3%,增速较一季度提高0.9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贵州省的政府负债情况,亦为业界所关注。

       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第一家全国性的从事信用评级、金融债券咨询等业务的机构——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在2018年8月发布的《中国地方政府与融资平台债务分析》报告摘要中介绍:

       “从衡量偿债能力的负债率和债务率来看,区域性债务风险不容小觑。根据中诚信国际的计算,若以显性债务衡量,2017年,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负债率(债务/GDP)超过欧盟60%警戒线的是贵州省……若考虑加上隐性债务后的负债率及债务率,2017年全国省(市、自治区)负债率超过欧盟60%警戒线的有14个,较显性债务口径下的省份数量增加了13个,较2016年负债率超过欧盟60%警戒线的省份数量增加2个(安徽、湖南),贵州省仍高居首位……”

      所谓欧盟公共债务警戒线,是欧盟为保证欧元稳定、防止欧元区通货膨胀而于1997年6月出台的《稳定与增长公约》的规定:欧元区各国政府的财政赤字不得超过当年GDP的3%,公共债务不得超过GDP的6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