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文化 湘黔文学 查看内容

写给母亲 文/孙飓

2018-6-3 15:13| 发布者: cnxqw| 查看: 602| 评论: 0|原作者: 孙飓|来自: 盛世湘黔网

摘要: 写给母亲 每一次离开家, 母亲您总是放不下, 拉着我的手, 有说不完叮咛的话。 外面的世界很艰险, 苦了、累了、伤了, 要记得回家…… 这是母亲您印在我心中的歌,多少年来我一直在心间吟唱。 母亲啊,从我记事您 ...

写给母亲

 

每一次离开家,

母亲您总是放不下,

拉着我的手,

有说不完叮咛的话。

外面的世界很艰险,

苦了、累了、伤了,

要记得回家……

这是母亲您印在我心中的歌,多少年来我一直在心间吟唱。

母亲啊,从我记事您就习惯早起,把家里打扫得窗明几净。有花的季节,总不忘在劳作之余采一束野花插在书桌上装满井水的玻璃瓶里,让我们感到芬香而温馨……

母亲,您总是坐在老屋的灶前,一边吹火一边往灶里送进半干半湿的柴禾,炊烟总是呛得您眼泪直流也顾不得擦拭,赶紧地掀开锅盖搅拌我们全家用于早餐的稀粥……

每年临近大年三十,母亲您总是在老屋屋前等候外出一年未归做木工的父亲……每当父亲把一年的工钱(一沓两元的钞票)放在您的手里,您总是高兴得不知所措……

这些片断都是儿时母亲您留在我脑海中最深刻的印象。

母亲十六岁与父亲结婚,白手起家盖了那三间瓦屋。盖屋那几年母亲总是打着电筒深更半夜到几十里外的地方和父亲抬树木,双肩常常压得红肿甚至溃烂也从未听到您叫一声苦。那时您不仅要配合父亲完成修屋那些繁重的劳作,还要兼顾备足家用的柴火。有一次,您带着不满十二岁的我还有两个姐姐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去砍柴,挑柴回来的路上您总是走一程又接我一程。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当时还碰巧遇上河南的杂技团在公社的大操场上杂耍,妈妈您带我们边歇脚边看戏,鼓励我要像竹竿上高空表演雄鹰展翅的红衣美少女那样,千磨万练终出彩。那一次担柴经历让我终身难忘,在我累至极限时仍让我收获太多的感动。

母亲您在我的记忆中是生产队里公认的有模有样的好媳妇。一手把我们兄弟姐妹五人拉扯大,并送我们读完高中或大学,让我们一一走出永生不忘的三间老屋,实现各自的梦。而您却一辈子厮守着老屋很少离开那个偏僻的山村。去年我下定决心在我居住的美丽小城买了一套房,装修一新,想让您和我们居住在一起,能尽那一份久违的孝心。可母亲您却怎么也不肯前来,拒绝的理由是父亲嫌城里嘈杂。但我知道,您割舍不下的是和老屋的深情。八十多岁的您,几十年来无论贫穷或者富裕,您都未曾改变自己省吃俭用的习惯。您长年累月积攒了一些钱,去年腊月您和父亲不顾我们的反对,横下一条心把和您有着依依之情的三间老屋拆除了。您和父亲却住在不到十平方的灶屋里,冰霜雨雪都动摇不了您在老屋宅基地里修建新屋的决心。您几次累生病了仍要坚持给建屋的工人做饭吃。有一次我们回来把您拉上车想带到贵州来,您却不管我们好说歹说都挣脱下了车,您的那种执拗和坚守真的让我认输。

今年清明节,我放不下您和父亲又一次回到老屋,真的我一点都不敢相信您竟把三间老屋换成了崭新的洋房。我刚一踏进那尚未粉刷的新堂屋,您就站在我的面前左右打量我并唠叨不休,嗔怪我不爱惜身体,“黑了、瘦了”说个不停。此时我才认真地打量站在我眼前满头银发的老母亲,今年却也大不如前,我感觉得到您身上从未有的那种沧桑。母亲啊,您真的老了!而您却一点没有衰老的意识,像个小孩一样兴奋地带着我从一楼看到三楼,我越看越觉得母亲在耄耋之年建起来的新屋真的不同凡响,无论风格和造型都是不俗的乡舍极品。我暗暗地祝福母亲您和父亲能长命百岁,能在您二老亲手建起的新老屋度过非凡的晚年,不虚此生。但我又始终不解,已经天远地近的您还要拼着老命建这么一大栋房子,况且您的子女都依恋现在居住并为之奉献的城市,晚年不大可能回住老屋,更何况您去年还在湖南湘雅查出患了皮肤鳞癌,却还要这么固执已见建造这样的新屋,这是一种怎样的情结?

还有一件关于母亲的往事,让我刻骨铭心的记忆。在我读五年级那年,我不知道患了一种怎样的怪病,两个睾丸肿得像猪尿泡,走起路来非常困难,严重时到了水米不沾的程度。母亲您总是背着我四处求医问药,求神问卦,祈福许愿。由于您一再地不离不弃的坚守,终于我和死神擦肩而过。您是多么庆幸儿子又重拾健康。您从此非常崇医敬佛并对医者有种特别的情感,对佛也有了一种无限的信赖。每月初一十五都要用心祈祷,相信福报,十里八乡天灾人祸之处都少不了您的接济,凡流浪乞讨每必施舍。

正是因为母亲您创造并给予我的这些深入骨髓的记忆,才深刻影响着我的一生。如果没有母亲留给我的热情、真爱、奉献的品德,哪有我后来流浪贵州那些真情的交融和对生活的无限热爱;如果没有母亲您留给我的坚忍和执著,就不会有我曾经闯荡贵州时那些突破万难的勇气,也不会有我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总有一双贵人的手在无形地提携,能让我的人生柳暗花明。如果没有母亲您留给我崇医向善的美德,哪会成就“大医精诚·博爱天下”的国医情怀;也不会有“治病收徒帮穷困,回春妙手脱万贫”的小城故事;如果没有母亲您留给我的那些修桥补路的记忆,哪会有今日玉屏“踏月披风人起舞,歌声滚动满天星。霞光万道连天际,满目琳琅不夜城”的侗乡文化廊桥天上人间般的繁华盛景。

母亲啊母亲,也许我写的这些您永远也看不到,我纵有一千个一万个请求您来我这安度晚年,您也不会答应。但我还是要这样深情地告诉您,这里屏山如望云,玉水胜资江,秀丽且多娇。我真诚期望您能在这里与我们共享天伦之乐。看一看您的儿子是怎样拼尽所能和这里的人民一起打造一处处靓丽的风景。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让我魂牵梦萦展开了一个又一个思想空间。

欢迎您啊!母亲!

“平溪岸头碧水回,霓虹高阁映伴来”

让我牵着您的手,观景栈道舞水岸,母子醉一回。

2018513

 

 作者:孙飓,湖南隆回人,贵州玉屏县湖南商会秘书长,玉屏县政协委员,玉屏县孙飓中西医诊所创始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