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人物 查看内容

历史不会忘记——革命烈士罗卓云

2017-4-27 16:01| 发布者: cnxqw| 查看: 4915| 评论: 0|原作者: 罗志|来自: 盛世湘黔网

摘要:   罗卓云别名罗英,隆回县司门前镇铜树坪人,生于1892年,是大革命时期宝庆共产党组织的“播种人”和“开山祖”,1928年11月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邵阳市打枪坪(今大祥坪)。罗英的革命生涯是从办学开始的。  创 ...

  罗卓云别名罗英,隆回县司门前镇铜树坪人,生于1892年,是大革命时期宝庆共产党组织的“播种人”和“开山祖”,1928年11月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邵阳市打枪坪(今大祥坪)。罗英的革命生涯是从办学开始的。

  创办维央国语学校

  罗英小时候因家境贫寒,仅读过6年私塾便失学了。此后,便随父经商和务农,自学不辍。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在隆中镇也有人办起了“青年服务社”,从长沙和宝庆等地购进宣传新思想、新文化和介绍苏俄见闻的书刊。爱书成癖的罗英经常去“青年服务社”读书阅报,了解国内外大事,寻求拯国救民的真理。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他认识到要拯救国家危亡,必须进行一场深刻的社会大变革,必须唤起广大民众的觉悟,使爱国主义见之于自觉行动。为此,他决定创办一所培育革命人才的新型学校,征得父母和妻子同意后,把自家楼房改做教室,免费招收穷苦人家子弟入学。

  (照片为罗卓云烈士后代清明拜祭)

  

  1921年秋,他的学校开始招生了。他没张贴什么“招生启事”,只在自家大门上贴了一条用红纸写的大横幅,上书“隆中镇维央国语学校”,这便是校牌。大门口贴了一幅对联,这就是招生广告了:“此地有药能光眼,这里无钱可读书”。

  罗英办学的消息一时被当作奇闻传开了。有的说,罗英这后生仅念了几年的私塾,晓得个么子,也想当教书先生。自古以来都是“好货不便宜,便宜无好货”,罗英的维央学校免收学费,这说明那里没有什么值价的货色给学生。他的族人,‘隆中三恶’之一的罗湘浦说得更是挖苦。他说,“承纯(罗英之父罗承纯)这个泥脚腿子,乡游货郎,祖坟还没贯气,也能出教书先生,还把校名称作什么‘维央’呢,故弄玄虚,要洋不土,别有用心!”但绝大多数村民还是对罗英办学表示了极大兴趣。他们说:“罗英这个后生是个大贤人,虽然只读得6年书,但聪明好学,那一肚子墨水远非一般秀才能比,他一向怜贫悯苦,现在办学却宣布不收学费,这样的学校叫我们哪里去找!”前来报名的学子十分踊跃,原计划招收30名,报名的第二天就快满员了,他只好宣布先录取年龄大的和家里穷的。

  他的近邻欧阳楚芳的儿子欧阳民英,因为家里穷,已经13岁了,还只读得一年书。每年开学时,见别的孩子去学校报名,楚芳常常急得哭。他对老伴说:“生儿不送书,等于养个猪”。但无奈家里实在拿不出钱来做学费。现在维央学校宣布不收费,这给楚芳夫妇带来了佳音。他们要民英去学校试试。民英跟在别的孩子后边,想起自己的年龄比别人大,个子也比别人高出一长截,害怕学校不收他,走到校门边就转身回家了。第三天他听说,学校先收家里穷的和年龄大的,于是喜不自禁地来到学校。

  先生问他:“民英,你来这里是想读书吗?”

  “嗯,梦里也在想。”民英答道。

  “你为什么想来这里读书呢?”

  “因为此地有药能光眼,这里无线可读书。”

  罗英点了点头,微笑着。民英便反问起先生来:“您办的这学校确实好,但大家都说校名实在怪,为什么取名‘维央’呢?”

  “我姓罗名英,‘罗’字去掉头上的‘四’,‘英’字去掉头上的“艹”,不就是‘维央’了?我意在告诫自己,做事既不要出风头,又要敢冒杀头危险。”

  欧阳民英张大着眼睛,默默地听着。先生问他:“民英,说说你读书是为了什么?”

  “为了学会做人,学会做一个象您一样不计个人名利,一心为社会,为民众办事的人”。

  “好样的,民英。”罗英拍着他的肩膀说,“你这学生我收了。”民英学习非常用功,进步很快。后来,在先生的培养下,他还加入了党组织,成了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

  维央学校招收学生30名,分作提高班和普通班。提高班的学生基本上已初通文字,能自己阅读书报。他们上学,主要为了进一步提高文化知识,学习了解国内外形势,接受思想教育。罗英自费订阅了《中国青年》、《平民教育》等报刊,他选择恽代英、肖楚女等人的文章供学生们阅读,给他们讲解,组织他们讨论,指导他们写论文、谈体会。他们的热情很高,提高很快,不少学生纷纷向报刊投稿。据1925年3月21日上海出版的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杂志载文报道,“维央学校能配合农村运动,唤起民众起来打倒帝国主义和土豪劣绅,做了很多很好的工作。他们已经在各种报刊杂志上发表了90多篇文字,学校还出了一种不定期刊物??《自由思想》,现在已出至第14期了”。

  编入普通班的是些不识字或者识字不多的学生。罗英自编讲义,作为他们的课本。他在教学生识字的同时,帮助学生长见识,明事理,提高思想觉悟。如讲义上收编了这样的民谣:“农民头上三把刀:税多、租重、利息高;农民眼前三条路:逃荒、讨米、坐监牢。”他在教学生掌握每个字的音、形、义的基础上,组织课堂讨论,让学生了解贫苦农民的悲惨处境和受苦根源,启发他们强烈的革命热情。在即将到来的大革命运动中,他的很多学生成了农运骨干或积极分子,在他的家乡石桥铺,建立了全县第一个乡农民协会,时人称维央学校是培养革命人才的摇篮。

  

  发展宝庆地下党组织

  1924年秋,宝庆成立了“三民主义研究会”,会长是贺民范,罗卓云与彭仲泽、欧阳秋曝、贺曼真是其中的核心成员。这个研究会人才荟萃,集中了当时宝庆各界进步名流。他们学习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建国大纲》等文件。他们还不定期地举行学习讨论会,由罗卓云等主讲,研讨“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宣传“耕者有其田”,“不劳动者不得食”的进步纲领。他们领导宝庆各界人民群众,开展了一系列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活动。如“三一八”惨案宝庆各界声援会,驱逐县中反动校长刘长城的“四一二”游行示威,火烧英商煤油库等。这些活动对推动宝庆革命形势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罗卓云常常日夜不停地往来于各学校之间,运筹帷幄,奔走呼号,以其高度的革命热情,促进了各项革命活动的开展。

  (照片为罗卓云烈士后代清明拜祭)

  

  1922年暑假,特意到长沙湖南自修大学附设补习学校学习,有机会结识了许多湖南早期著名共产党人毛泽东等人,并在他们的帮助下,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暑假,罗卓云到长沙受训,旋即考入长沙世界语学校,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秋天,他受中共湘区委派遣,回宝庆负责建立党的各级组织。通过他和彭钟泽等人的活动,同年10月建立了宝庆第一个中共党小组,成员是彭钟泽、向暄、蒋昨非、蒋砚田、唐竹溪等。年底,党组织发展壮大,成立了中共宝庆直属支部委员会,后又改称宝庆特支。

  这年秋冬之交,罗卓云回到家乡司门前,着手发展党员,建立基层党组织。他先在司门前建立了党小组,后又建立中共司门前支部,接着又到高州、土桥发展了一批地下党员,建立中共土桥支部。罗卓云不断向这些支部邮寄革命书和上级文件,指导他们的学习和进行革命活动。

  1926年6月,国共实行第一次合作。罗卓云遵照上级指示,筹建国民党宝庆县党部,并担任组织部长。

  随着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革命形势迅速发展,罗卓云的工作更加繁忙。他每天除了处理国民党的公开事务外,还要搞共产党的地下活动,往往顾不上吃饭睡觉。他经常找积极分子谈心,做发展党员工作。在他的培养下,许多热血青年迅速成长起来,加入了党的组织。同年10月,宝庆城乡共发展了260多名党员,建立了17个支部。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中共宝庆地方执行委员会,彭钟泽任书记,罗卓云任组织部副部长。

  视死如归的革命意志

  1928年9月11日晚上,秋风飒飒,夜幕沉沉,白马山下的桐树坪,四周阴森森,静悄悄,一片漆黑。

  忽然,犬声四起,打破了山村深夜的寂静。中共湘西南特委负责人罗卓云家的“黄虎”也冲出木笔花蓠芭墙,“汪汪汪”地叫个不停。正为眼下险恶的局势焦虑不安的罗卓云惴知情况有异,急忙推醒身旁的妻子:“玉英,快起床!今晚情况不寻常。”

  罗卓云点亮油灯,将一份份秘密文件投进火中。

  这时,村头骤然响起两声凄厉的枪声。妻子猛然一阵惊慌,急切地催他说:“卓云,你快逃吧!这里有我来收拾。”

  罗卓云神色严竣地摇了摇头,低沉地说:“来不及了,恐怕路都卡死了。再说,我肺病又犯了,痛得厉害,也走不动路。”

  玉英望着丈夫单瘦的身子,茶色的面容,心里一阵阵酸痛,泪水不禁流满了面颊,声音哽咽,说不出话来。

  罗卓云替妻子擦干泪水,深情地说:“玉英,你跟我没过一天好日子。我常在外面奔波,你一个人在家里苦做苦熬,养老抚幼,很不容易,你实在太苦了。今生今世,我对不起你。这次,我如果回不来,你要带着老母和孩子离开这里。要记住,我不论到了哪里,你千万莫来看我啊!”

  两人正在生离死别,外面的“黄虎”突然发出凄惨的叫声,接着传来了撞门声。罗卓云一把推开妻子,“快!和孩子一起藏起来,千万别下来。”说完,神态镇定地走下楼去。刚到蓠笆边,即被邵阳县隆一团防局主任欧阳昶带领的30多名枪兵包围了。

  欧阳昶奸笑道:“罗先生,我们特地来请你的大驾。”

  罗卓云蔑视着欧阳昶:“你不是悬赏二百大洋,买我人头吗?”

  “那是上峰的意思。”

  罗卓云哈哈笑道:“我罗英怕死不革命,随你们的便吧!”

  欧阳昶命令枪兵将罗卓云五花大绑,连夜押入邵阳城。

  敌人把罗卓云押到邵阳城,反动县长刘喜如获至宝,并亲自担任主审,决心从罗卓云这个共产党的重要领导口中得到情况,好将邵阳地下共产党一网打尽。

  反动县长拿出一纸文函,向罗卓云摇了摇。吼道:“自首共产党罗鹏供认,‘罗卓云以李爱川名义要我们暴动’。事实俱在,你招还是不招?”

  罗卓云瞥他一眼,闭口不答。

  “你们的组织在哪里?同党在哪里?”刘喜拉长声音问。

  “不知道!”罗卓云傲然回答。

  “从实招吧,哪个不知你是邵阳共党的开山祖,特委领导人?!”刘喜的话好像没听见。

  刘喜又从案卷中抽出几张函件,尖着嗓音说:“这是你们湘西南特委的公函,上面写着:昨经地方第一次会议决定,指定捉萤、秋曝、赵壁、昨非为民运委员,竹溪为民运书记,组织民运委员会。”接着指着函件问:

  “‘捉萤’二字是什么意思?”

  “在黑夜中捕捉萤火虫,求得世界光明。”

  “难道你不怕死?”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得丹心照汗青!”

  “你组织民运,煽动工农造反,罪责难逃!”

  “联俄联共,扶助农工,这是中山先生的政策,有什么罪?你们这帮总理的不肖子弟,乱国祸民的贼子,死后有何脸面去见国父!”

  几句话揭穿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丑恶面目。刘喜狼狈不堪,恼羞成怒,大叫“用刑!”刽子手蜂拥而上,把罗卓云的布长衫脱掉,将他的双手反绑,抬起杠子来。

  罗卓云忍着剧痛,始终坚守着党的秘密。

  在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审问中,罗卓云经受了吊打、踩杠子、香火烧、烙铁烙、夹棍夹等酷型。他的脚趾和手指被夹断,门牙也被打掉。他被敌人折磨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一次次昏死过去。

  在罗卓云这个坚强的共产党员面前,敌人黔驴技穷了。1928年11月13日罗卓云殉难于邵阳打枪坪(今大祥坪)。

  罗卓云,党的忠诚战士,以浩然正气,殉国捐躯,保全了共产党人的革命气节。

  同年11月13日,惨遭杀害。牺牲时享年37岁。

  (照片为罗卓云烈士后代清明拜祭)

  

  历史不会忘记,为革命流血牺牲的人,罗卓云为邵阳革命开创了先河,也是邵阳革命的开创人之一,后人不会忘记,你我不会忘记,革命的精神将永垂不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