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文化 湘黔文学 查看内容

万千的爱,讲不出来!——一位湘伢子致娘亲 感动好多人!

2017-4-21 23:13| 发布者: cnxqw| 查看: 4692| 评论: 0|原作者: 陈卫民|来自: 盛世湘黔网

摘要: 万千的爱,讲不出来! ——致母亲三十七年前的今天我是母亲怀抱里的婴儿无知无觉三十七年后的今天我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正在酝酿给母亲写点文字感慨万千这次生日回家,把写给母亲的文章念给 她听,念到最后,还是 ...

万千的爱,讲不出来!——一位湘伢子致娘亲  感动好多人!


三十七年前的今天

我是母亲怀抱里的婴儿

无知无觉

三十七年后的今天

我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正在酝酿给母亲写点文字

感慨万千

这次生日回家,把写给母亲的文章念给
 
 她听,念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母亲说,
 
 怎么啦,傻孩子。

 

朋友圈里发了一些父亲的文章,回家念给母亲听,母亲“吃醋”了:“好啊,你爷讲一句话,你就写篇文章;颠屎颠尿,把你从一尺长带大,没看见给我写几个字,还是你跟爷讲得来。”

母亲就是这样,爱开玩笑。我说,这是这个月的生活费,她把我手推开说:

“还是把你爷,他割肾救了你,你要让他开心。”

晚上父亲理发回家,我把生活费给父亲,母亲照例又要从旁打趣:

“咧,还是你们爷俩好,钱只给爷,不把我。”

父亲咧嘴笑。

马上就满37岁。三十七年前的今天,母亲体验到生崽的撕心裂肺痛苦,也品尝了到初为人母的甜蜜。都说孩儿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那么今天,请允许我说声:

“娘,您受累了!”

其实,对母亲的爱,一直藏在心里,没机会表达出来,也不好意思说。倒还不如说说母亲的种种好处,下回念给她听。

母亲是开心果,乐观豁达。


小时候我插秧,总是说,哎呀我腰都要累断了。母亲总是说,小孩子家,哪来的腰啊。不一会就响起母亲的口哨: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白云下面马儿跑……

或者是: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从草原来到了天安门……

 哨音嘹亮,婉转动听。母亲的口哨,引来布谷鸟的唱和,春风微拂,鱼鳞般的细波,触电一样卷向田边。插田的工作本无聊,但在母亲的口哨中,我竟然一点没感觉到累。


母亲是家里的顶梁柱,

           超级能干。

都说妇女能顶半天天,在我们家,母亲顶起的是大半边天。除了犁田,父亲能干的,母亲都能干,而且又快又好。母亲年轻时干活,那真是一把好手。

派去修六都寨水库,挑担子要挑一百四十斤,挣的工分比男人还多;割稻子,一手能割二十多兜禾,三把就是一小堆;踩打谷机,连续一晌午不歇气;最厉害的是插秧,人家的这一垄还没插完,她的下一垄又追上来了。

我家七亩田,基本上就是她一双手插完!外面的农活在行,家里养猪养鸡养狗,样样不落下。

看着母亲飞速插秧,爷爷站在田坎边,拈须欣然:

“这个媳妇妹子要得,蛮能干!”

母亲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

              话到纠纷止

父亲属龙,个性倔强;爷爷属虎,性格强势,看不过眼之处,就爱话事,所以,印象中,父亲与爷爷,总是动不动就吵吵起来。

母亲一看这苗头,总是把父亲拖进门内,捂住父亲的嘴巴:

“老人家随他讲,你回么子嘴?”

父亲息怒了之后,她也跟着讲:

“哎,老爷子也真是,管天管地,操空头心。”

所以,爷爷总说:“还是老社脾气好!”

(母亲叫胡社云,爷爷像称呼女儿一样叫她老社)

因为担心,所以唠叨;因为听得多,所以不耐烦。父亲跟爷爷,我跟父亲,总在上演着同样的戏码。

父亲多说几句,我也总免不了顶嘴。还是母亲,拉开盛怒的父子俩,分头做工作。

“你爷讲你,是为了你好。你听着就是了,不要作声。”

完事又给父亲做工作:“崽也大了,你包不了他一世,有些事情,听他去。”

 父亲性格孤傲,一生没佩服过几个人,然而现实的处境,仿佛又处处不如人:个子比别人矮,力气比别人小,房子比别人老,存款别别人少,甚至连稻子的长势也没人家好。越是比较,越是窝火,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所以父亲讲话比较冲,随时可能言语上得罪人。

 比方说,灌溉稻田,他打着手电熬夜从八里之外的水库一路堵漏眼,把水引进自家田里,半夜却被人拦截到别个田里,他免不了发火,说这是欺负人,要挖人家田坝口。母亲赶紧制止:

“自家田里接着放满就要得,别个老人家不容易,放点水没紧,生么子气。”

“给鹿婶婶送点肉去,她对我们好,我们要对她好。”我回家,母亲会差使我去给关系好的老人家送点吃的。

“你给田奶奶送点包谷去,她今年没种包谷,新鲜的包谷好呷。”时令东西,只要自家有,母亲总是不吝分享。

我们家位于村中央,母亲在家时,我们家的老堂屋,是人气最旺的地方。这俨然成了村里的活动中心:打牌的,聊天的,差不多有两桌,热闹得很。即便是母亲不在家,大家也习惯性地来报个到。这都是母亲的为人,获得了一致认可的结果。

我们砌新房子,好些个邻居,主动上门问,要借钱,我给你拿啊。

“婶婶,给你们家黑鼻子骨头。”黑鼻子是我家的狗狗。邻居家的肉骨头,总会给我们家狗狗拿来。因为母亲的好人缘,狗狗都收到格外的关爱。

......

农村人的处世哲学很简单,你对我好,我会对你加倍好。母亲一直处在这种良性循环中,非常满足。

母亲是那么慈爱,那么宽容

我上二中六年,她给我送了三年的大米。后来她说,二中的马路都被我磨平了。二中的那个坡,那么陡,母亲挑着百来斤的米,每次都是汗如雨下。

入住附三准备换肾,母亲总是拽着医生的衣角,说用我的,我身体好,扛得住。医生没有表态,母亲甚至买了苹果香蕉到医生办公室送礼。

前几年,我的崽,老三的孩子都交给她带,一个六个月,一个八个月,两个孩子一起哭,母亲也急得哭。“带大了一代又来盘二代”,母亲说。

在我们那儿,因为仇恨,因为误会,或者隔阂而不相往来的,叫做黑面。还有个说法,叫做“黑面黑君子,地上钉钉子”,意思是说,黑面就要有骨气,要老死不相往来。过去一户人家,因为一点小误会,打了母亲,两家人“黑面”了。有一回,那户人家找母亲办事(母亲是公选的队长),喊了母亲。母亲那天非常开心地说:

“她喊我了,我们就和好了。”

“黑面不要黑到土眼里,人家开口讲话了,我也没必要再黑着个脸。”

      “记仇要转背就忘,感恩要一世莫忘”,母亲说,记着别人的坏,自己心里不舒服;要记别个的好,自己也开心。

“我在车水塘,没得一个仇人,走了也安心了。”母亲很坦然地说。


说到死亡,我们总以为,年轻时那么健壮的母亲,离死亡还远着呢。那次清明回家,忽然见衣柜里藏着一个相框。相框里的母亲,笑得有点勉强,有点阴郁。我追问,怎么照个这样的相?母亲说,这是用来做老相。老相,就是遗像。母亲才60岁,准备遗像,我的心如跌入冰窖,惊诧莫名。

原来,母亲是因为得了糖尿病,又有腰椎滑脱,常年腰痛不已,所以提前做好这种打算。

其实,母亲的糖尿病,主要在于控制血糖;腰椎滑脱,手术风险很大,但保守治疗的话,也不至于影响寿命。平素看似开心宝的母亲,内心藏着这样的隐忧,主要还是对病情的认识不够。经过开导,母亲配合多了,饭量从两菜碗减到一小碗,总是感觉肚子饿,有时也会偷着吃几大口,但大都会被孩子们发现,举报,制止。母亲幼时历经三年困难时期,饿过肚子,到老了还要主动挨饿,想想也真是不易,哎!

每天都会给母亲打电话。早上跑步时一个,中午吃饭后一个,睡前一个。我们母子情,有时感觉像母女情,天南地北,事无巨细,无话不谈。逛商场总不忘记个母亲买点啥,买了好东西随时就寄回去,快递老板说,给家里寄东西这么勤快的男人,真的很少见啦。

娘老子生日到了,

    我想面对面对她说

写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就想面对面跟母亲说几句:

妈妈,您喜欢的歌,我们给您下载了一百多首;您想跟城里人一样跳广场舞,装修搞好以后,我们买个大音响回来,您想怎么跳就怎么跳;今年,我跟老三策划满足你们的心愿到韶山去看看,您暂时要保密,要不然父亲舍不得理发店,去不成。

妈妈,控制饮食,不是怕您吃,是为您活得更久。

 您也说过,有也是开心,穷也是开心。一辈子很短,开心最重要。

 妈妈,父亲的烟既然戒不掉,那就顺其自然。都老啦,没必要为这个事儿闹别扭啦!我买一些焦油含量低的,给他带回来。抽少一点,抽好一点。

 妈妈啊,您只需要管好自己,控制血糖,按时复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您看看吧,新房子砌好了,我重生了,老三也听话,老二成了行业专家。以后,您就只管:

 把歌唱起,把舞跳起,把牌打起!怎么开心怎么来!

亲爱的妈妈,为我,您实在是操了一辈子心:我生下来,浑身就像个毛冬瓜,有赤脚医生讲,这个毛毛怕是难以带活,您一天跑几十里路,四处求偏方;少年时下塘洗澡,差点淹死;长大了也让您担心,先是换肾手术,后是开胸手术,多少个夜晚,您彻夜未眠。您说,崽是娘身上掉下的肉,痛在儿身,疼在娘心!一切还好!我在,还有机会报答您。您呢,千万要给我时间,自己保重身体。现在,您的崽懂事了。人这一辈子,做多大的官,发多大的财,都不重要;身体健康,家人平安,才是最大的福气。父母健在,我们尚有来处;父母不在,我们只剩归途。人近中年,就是祈求时光的脚步慢一些,再慢一些,陪您的时间多一些!

 给您打过那么多电话,心里有万千的爱,但总是开不了口。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也不怕丑了,让我跟您说声:

妈妈,我爱您!

妈妈,您辛苦了!

妈妈,这辈子做您的崽,我没做够;下辈子,让我还做您的崽!

作者简介:陈卫民,男,邵阳隆回人。少时聪慧,青年坎坷,中年渐渐懂事。信奉生命通过文字留下痕迹,向往读书、作文、旅游、交友的理想人生。曾担任过湖南隆回二中90年校庆散文集《早春时节》栏目主编,目前在湖南省房地产协会工作。微信号:cwm800319    

作者和母亲

   如果你有所感动有所感触,请你分享转载,如果你有更感人的亲情故事要分享,请告诉我们,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