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文化 湘黔文学 查看内容

诗的必然,思的必然,生命的必然 ——肖静老师诗集《我只记得我们相爱》

2023-11-25 15:47| 发布者: cnxqw| 查看: 24398 |原作者: 卞玉兰|来自: 盛世湘黔网

摘要: 诗的必然,思的必然,生命的必然 ——肖静老师诗集《我只记得我们相爱》 卞玉兰 读完肖静老师的这部诗集,不禁产生了一种敬佩的心情。人们常说诗是青年人的精神产品,其实这是一种片面的说法。我认为无论多大年纪 ...

诗的必然,思的必然,生命的必然

——肖静老师诗集《我只记得我们相爱》 

                           卞玉兰 

       读完肖静老师的这部诗集,不禁产生了一种敬佩的心情。人们常说诗是青年人的精神产品,其实这是一种片面的说法。我认为无论多大年纪,只要有诗情,诗意、诗境,坚持写诗,能更加成熟地创作富于诗意的作品。像肖静老师这种近于井喷的方式创作大量爱情诗篇的人,可以说是一种近乎奇迹的存在。读他的诗,用一个词语概括其特点:“触景生情”他被称为“矫情诗人”我倒觉得,他的诗给我的感觉就是发出自己的声音,只要这声音是真实而非矫情的,我们在读他的诗歌时就不会产生“伪祟高”和“假道学”的感觉。

        自《诗经》以来,情诗在中国就有着经久不衰的魅力存在。先人留下的《关睢》《月出》等等,数不胜数的名篇,与现代社会人们的浪漫追求和对爱情、对幸福的理解与想象,虽有些差异,但归根结底也都是如出一辙。“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夜色里的明月就是心中之爱人的身影,爱慕的人如同月色那样美好,窈窕曼妙,却求之不得,坐立难安。

如:我只记得我们相爱

深夜,我举着思念的火把

在文字的角落里

涂上一个又一个小勾勾

 

你的名字被我咬出血印

让我沉迷在

小路上,月色下,拉进怀里的那只手

有些真相

生怕辜负这来之不易的欢喜

在白天,被我反复打成死结

然后在黑夜

才慢慢地,慢慢地松开

      这样的相思境况应该是每个人都有过的刻骨和生动,真实、质朴而干净,无论古人还是现代人,都没有理由忽视它的存在。我们应该为爱情诗正名。肖静老师的《我只记得我们相爱》,就是一本充盈着执念,守望和期待满满的爱情诗集。

爱不轻言

红尘欲望翻涌,情雨打湿双眸

当缘分打开,我已被捆绑

在情欲的祭坛

在情的皮鞭不停抽打下

发出冲破封印的哀嚎

呼唤曾经热恋的影子,等于

与陌生的幸福划出界线

我说过很多善良的谎言,却从未

和着夜风将羞魂唱响


有些借口是为痴情寻找一个安身之所

防止灵魂找不到回家的路

许多真实被美好掩盖,只为

无人诉说的经历

显得没那么残酷

 

我是恰巧路过人间的过客。头戴斗笠

身披蓑衣,只为你寻路

绕过阴险的诱饵

一世平安

 

郑重起誓:绝不取你一分艳丽芳华

只求一世贴近你的袖口胸前

牵手走完

春夏秋冬

 

  红尘欲望翻涌,情雨打湿双眸。读着这句诗,被作者真挚和纯粹的情绪所感染,读出的是没有被污染的向往。爱不轻言,我看到了从善的内心有一双从爱的眼睛,从爱的眼睛里才能看见美妙和美好。

 

借一场雨说爱

 

借一点光蜷缩在贵阳街头,没有酒

我的灵魂安静

眼睛,是黑夜灿烂的星星

照着柳溪谷,照着

我渐瘦的背影

 

相拥成一片竖立的海。八月

是个等雨的月份

如果要我说爱,我就捧着往后余生

在你柔软的眸里,和一朵

深藏的玫瑰一起绽放

 

不再形单影只,你是我坚强的后方

挂满风雨的衣领

是方或圆围紧颈脖的围巾,是

从心底抽出的另一个自己

灌满甜蜜

 

你依偎在我怀里,十指紧扣

一声“亲爱的”

就将世界,喊出了

辽阔的雨季

 

        等雨的月份,一草一木一花都在睹物情牵,我想说,有爱在,有一个人在,有深深的爱恋在。这也是《我只记得我们相爱》带给我的欣喜,有爱在,生活就能够温暖。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他在一生的写作中,经常转换角色,甚至使用多个名字、多种文体,包括在这些角色中,自己与自己对话和辩论,最终完成了他非凡的成就,即对文学的整体贡献。我在这里说佩索阿并不是拿来类比,这个也没什么可比性。只是因为《我只记得我们相爱》作者能够在自己的角色里轻松转换,不露痕迹;得大赞一下,学习。

        我与肖静老师相识是一种缘分,定当好好珍惜。最后让我们借诗歌的魔力,长吐出英勇与豪迈,让一切的一切都充满美好的期待与爱意。

  诗人肖静,笔名三楚,灵魂独舞。湖南邵阳人,现任盛世湘黔网主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出版诗集《灵魂独舞》《时间煮雨》被誉称为矫情诗人。其作品多次在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新华网,《湖南日报》《贵州日报》《贵州劳动时报》《多彩贵州网》《河南日报》《山花》《诗选刊》《湖南文学》等国内多家媒体杂志上发表。


                                        一审:轻罗晓扇

                                        二审:扬春巧雪

                                        三审:江南野马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