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文化 湘黔文学 查看内容

社评|《早安隆回》爆红,株洲可以学到什么?

2023-1-18 16:25| 发布者: cnxqw| 查看: 4775 |原作者: 知株侠|来自: 株洲新闻网

摘要: 株洲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卉 温琳 “你是那夜空中最美的星星,照亮我一路前行……” 你是不是也不由自主地哼唱了起来?最近,一首名为《早安隆回》的歌曲在网络上爆火,歌曲中的隆回,正是那个距离株洲200多公里,雪 ...

       株洲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卉 温琳

     “你是那夜空中最美的星星,照亮我一路前行……”

      你是不是也不由自主地哼唱了起来?最近,一首名为《早安隆回》的歌曲在网络上爆火,歌曲中的隆回,正是那个距离株洲200多公里,雪峰山下的县城隆回。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北京欢迎你》《漠河舞厅》《成都》珠玉在前,如今,身边也有地方因为歌曲被带出圈,这种现象对于株洲而言,有没有值得学习借鉴的呢?

     ●《早安隆回》带火雪峰山下小县城

       《早安隆回》的爆火,对隆回、对创作者而言,均有些意外。

        这首歌曲创作于2020年底,创作者袁树雄的初心,是为疫情之下的家乡人民祈祷平安。彼时没有人想到,这首歌、这个县城,会与世界杯、与梅西产生交集。

       上个月,卡塔尔世界杯鸣金收兵,《早安隆回》因节奏与梅西捧得大力神杯后和队友庆祝时的小碎步高度合拍,所以在大量短视频产品中被用于配乐。此后,歌曲每天的新增点击量都在10亿次以上,不少网友、歌手的改编、翻唱版本也纷纷在各大平台转发。有数据显示,这首歌在抖音、快手等平台的播放量已经超过140亿,并且还在快速上升。

       随着《早安隆回》现象级爆火,词曲创作和演唱者、隆回籍歌手袁树雄登上了湖南卫视跨年晚会。

      知株侠觉得,《早安隆回》本是一首普通的流行歌曲,曲调算得上朗朗上口,歌词也通俗易懂,内容基本是祈祷平安、向往自由,与隆回本地文化渊源、旅游资源搭不上半毛钱关系。甚至有人评价,《早安隆回》“作者的乐理有限,肚子里的墨水不多”,也有人说,就是首“口水歌”,把歌词中的隆回替换成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存在违和感。

       无论怎样,歌曲《早安隆回》的爆火出圈,让歌曲里的隆回县,在全网狠狠地刷了一波存在感,这对于区域优势不强、曾经是湖南省贫困人口最多的隆回县而言,确实是难得的高光时刻。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隆回、搜索着隆回,还有网友自驾逾3000公里来到隆回,来了才知道,原来隆回是“睁眼看世界第一人”魏源的故乡,这里的袁隆平超级稻实现亩产上千公斤,还有磅礴大气的风电场,是很能出好片、出大片的所在。

      ●唱的是城里的事,敲打的是听众的心

       文艺作品是城市的最好代言。

       放眼近30年,一些传唱度高的歌曲,确实成了城市“新名片”“新地标”。

       发行于1995年的《我想去桂林》,朗朗上口的旋律,形象有趣的歌词,一下就火遍了大江南北。知株侠认为,这首歌之所以出圈,主要还是因为歌曲里那种“有钱没时间、有时间又没钱”的窘境,何尝不是我们生活的真实写照呢?

       2008年,以奥运为主题的歌曲《北京欢迎你》唱出了中国的自信与风度,迎合了国人作为东道主的自豪心态。同是以北京为题,汪峰的《北京北京》,抓住的则是近千万北漂的心。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这是让歌手赵磊与成都玉林路小酒馆一夜成名的《成都》。歌手唱的是自己的经历、是城里的故事,敲打的却是听众的心。

      歌曲对地域形象的宣传与营销功用越来越受到业界关注。不少城市跟风效仿,投钱找人,把定制歌曲作为迅速扩大城市知名度的“捷径”。结果,在巨大的投入之后,真正能产生影响的作品却乏善可陈。

      根据知株侠观察,现在很多为城市量身定做的歌曲,要么是用方言演唱,传唱度较低;要么成了对当地景点的简单罗列,既不见事也不见人,更没有能撩动人心的故事,很难引发听众共情;还有些太过“正经”“说教”,或许是从曲目创作起就被赋予了浓烈的政治色彩,不符合网络时代的传播规律,受众局限性很大。

      纵观近年来的一些本地歌曲,例如《我在株洲丢了你》《嘿!株洲》《株洲》等等,或多或少存在以上问题,最终也没溅起什么水花。

      “如果光是一些空洞的地名展示,不接地气,那将没有内涵,也就失去了共情能力。”

      著名乐评人郭志凯一针见血地说,如果为了定制而定制,创作就走进了死胡同,歌曲也将湮没无闻。

      知株侠认为,为城市定制歌曲并非不能操作,但绝不能是简单粗暴的广告植入,要给予创作人与传播人充分的空间。同时,大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一首神曲可以锦上添花,却并不能雪中送炭,如果当地没有更多的资源和实力做支撑,短暂的网络效应也只是黄粱一梦,徒增感慨罢了。

      “爆红”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有时是一个受众群广的平台,有时是一次犹如再造的二次传播,有时是一个看似不搭边的突发事件。但归根到底,还是要以优秀的作品为基础,毕竟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文艺+城市”这篇文章,株洲该如何写?

      让城市出圈有时候未必是一首歌,还可以是其他文化创意作品,如大型桂林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如四川小伙丁真那张纯真的笑脸……

其实,最近几年,株洲也不乏高光时刻。

       元旦期间,我市举办了“制造名城烟花秀”活动,1.4万枚烟花,15分钟的视觉盛宴,吸引超千万网友直播收看,系列视频播放量过亿次,荣登抖音全国热榜第4名。

       近日,《万里走单骑——遗产里的中国》走进醴陵专题节目热播,让全国观众对这座千年瓷城有了全新印象。

       2019年5月,由市戏剧传承中心历时四年创排的民族歌剧《英·雄》亮相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的大舞台,创造了继《从前有座山》《沥沥太阳雨》以来株洲歌剧的新高峰。

       今年1月4日,市委书记曹慧泉主持召开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调研座谈会强调,要加强受众分析,增强受众意识,突破惯性思维,根据受众需求精准生产内容、提供服务,努力打造更多群众喜闻乐见的产品。

       “文艺+城市”这篇大文章,我们如何写得更有亮点?如何把“制造名城、幸福株洲”城市品牌推广出去?文化与旅游就是最好的抓手。

       去年首届株洲旅游发展大会,发布了景点、餐饮、场馆、民宿、美食、街区等六大类株洲网红打卡地,现场推介中华始祖炎帝、世界制造名城、千年瓷都·天下醴陵和红色根据地四大株洲文旅品牌。

       如何利用好这些文旅资源,让株洲城市出圈?洛阳与长沙两个城市的做法与经验,我们可以学习借鉴。

      近年来,河南卫视一系列展现中华文化的节目和影视剧火爆网络。《唐宫夜宴》让观众领略大唐的盛世之美;水下舞蹈《洛神水赋》翩若惊鸿,宛若游龙,又是“绝绝子”;《龙门金刚》以天地为舞台,刚猛、坚卓的金刚形象震撼人心,让网友直呼“河南卫视杀疯了”。

      前年,热播电视剧《扫黑风暴》在长沙烈士公园、梅溪湖金茂双子塔、长沙望城区派出所、十二兽酒吧、海吉星大市场等地取景,这让长沙这个名气响当当的网红城市再添了一把流量。去年,不少眼尖的剧迷又发现,在靳东主演的法治剧《底线》中,剧中高大庄严的“新南省榕州市星城区人民法院”,原来就是长沙县人民法院。不仅于此,剧中多位出镜饰演法官的演员,其实就是办案经历丰富的长沙两级法院法官。

       知株侠认为,河南的出圈,是“深厚文化底蕴+现代创意”的完美结合。长沙的例子,则是城市本身的吸引力与当地相关部门积极作为对接资源的叠加效应。

      让一座城市出圈的可以是一首歌,可以是一部剧,可以是一段舞蹈,甚至可以是一张照片……其实,无论哪种艺术形式,关键是在全媒体浪潮之下,挖掘出能够讲好城市故事的文旅因子,让优秀的创作者与优秀传播平台碰撞产生裂变。

      论基础,株洲既有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和遗存,也有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更是我国重要的工业生产基地。论资源,株洲走出了王丽达、傅莉珊、李晓英、江晖等文艺界名流大咖,相信假以时日,终会诞生带动城市出圈的作品,吸引八方宾客,来掬一捧神农谷的山泉水,吃一份爽辣的醴陵小炒肉。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