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湘黔网 首页 湘黔文化 湘黔文学 查看内容

我离开湖南,去贵州

2020-6-8 00:44| 发布者: cnxqw| 查看: 12835| 评论: 0|原作者: 爱上贵州的女孩|来自: 简书

摘要: 我是湖南人,出生在邵阳,长大在怀化。在我21岁那年,大专毕业,去了贵州。在读大学之前,我身边的整个世界除了小时候出生时身边的青山、黄土就是往返学校和家的两点一线。而且由于是在本省份读的大学,所以可以说, ...
     

    我是湖南人,出生在邵阳,长大在怀化。在我21岁那年,大专毕业,去了贵州。在读大学之前,我身边的整个世界除了小时候出生时身边的青山、黄土就是往返学校和家的两点一线。而且由于是在本省份读的大学,所以可以说,直到毕业我都没有走出过湖南,对于偌大的中国的其他省份,所知甚少,基本是从道听途说和电视新闻中才能对其了解一二。毕业通知单上写着我的应聘单位地点是广西百色,所以我是先到达的广西。我仍记得2年前的815,我扛了个箱子背了个书包,和父亲走在站台上的情景。因为我是专科毕业,又不是好好读书的那种,父亲对于我毕业后的工作很是忧愁,甚至一度在我寒暑假的时候要求我去工地给他帮忙。搬砖,扛水泥,装水管……基本上只要是工地的活我都干过。去工地帮忙一来是可以减轻一下他的负担,因为那时候他年岁已大,干活大不如前,眼神和记性也不好,像用过的钳子、扳手、起子,在散乱的砖头、水泥、塑料、电线中他基本很难寻到,我那时候年轻,身体好,跑的快,可以去找到这些东西,然后快速的递到他面前。二来可以让我看看在工地干活是什么样的,让我在学校努力学习不要走他的老路。在不济,当毕业真没有工作只能去工地干活时至少知道大致的流程和具体的操作,这样上手会快点,能早点赚点钱养家。

    和父亲走在站台,那时侯是晚上11点多,即使在夏夜,我仍觉得有点微凉。父亲穿着老式军装的短袖衬衣,一只接一只的抽着烟。我等的车还没来,旁边停着的是哈尔滨开往昆明的客车,此时旅客大多已经上下完毕,站台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抽烟的大叔。从窗口往里望去,大部分人都陷入梦乡,还有小部分和我一样的同龄人在玩着手机。按理火车站无时无刻都是嘈杂忙碌的,然而在那天晚上的11点半,站台上静悄悄的,我仿佛都能听到父亲吸烟时卷纸燃烧的声音。父亲就那样静静的抽着烟,他不看我,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问我是几点的车,他问一次我便回一次。风把呛人的烟味吹来,不过我拼命的忍住不咳,我怕他担心。12点,列车进站,我在车门接过父亲递上来的箱,找到空隙处将它放进去,还好我的座位是临窗,我努力的向他呈现一张笑脸,催促他快回去休息。他也努力的对我笑着,并向我招了招手。那时我年岁尚轻,不懂离别,不懂悲伤,不懂离开家之后的感觉。我只是觉得心理很烦躁,不知道该去干些什么,但我绝不能表现出来,就好像我从来就没有感受到一样。我有点想哭,但又怕别人笑我,于是我将头埋到交叉的双手上,眼睛定定的看着地面,眼泪随着车厢的左右晃动落下,还好那时候是深夜,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梦乡去回想或者经历美好的事情,并没有人注意到我。

    到了百色,七七八八的新职培训过后,开始宣布人事命令。基本上户口所在地是广西的都分在了广西,外地户口就到处天南海北的分配了。而我则分在贵州。从百色到兴义三四百里,车程4个小时。当天早晨11点在百色车站扛着大包小包一通忙活紧赶慢赶,下午2点多就到了兴义。在为期一个星期的车间车站培训过后,我终于在离开家后的第15天,来到了我上班的地方,兴义市郑屯镇郑屯火车站,一个铁路的三等小站。

    地险又势高,多山而少水,这是我初次对贵州的印象。我所在的车站不办理客运,没有旅客上下车,最常见的运输就是煤炭和石油的车辆,而我要做的就是将这些车辆按照固定的顺序,成组的取下或者加挂。比起工地要轻松不少。工作的场所一年四季都是尘土和黑煤,就算不刮风,全身上下除了牙齿基本上看不到一块白的地方。每当漂亮的姑娘从我面前走过,都会留下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这时候的我会觉得无比尴尬。不过毕竟是工作,要认真对待,因为没有它说不定我还真的会饿死。

    由于地处云贵高原,所以就算在炎热的夏季,晚上也一定要盖一床薄被,免得着凉。而且这边的雨一下就是4  5天,根本停不下来。雨后到处都是泥泞和凹坑,一不留神就会摔倒。我记得有一次下雨,为了怕弄脏鞋,我索性穿了拖鞋走路,拖鞋深陷暗坑,摔了个狗吃屎,嘴巴鼻子里全都是泥!那次我真觉倒霉,也非常郁闷。通常连续几天的雨过后,气温会变得很低很低。而且我的工作是露天的,不论是刮风下雨、天寒地冻,都要出去作业,所以在淋雨过后人会特别容易感冒。感冒是最难受的了,虽然不痛又不痒,但是总感觉人没得一点劲,什么都不想做,但是躺在床上又难受,胃里直犯恶心。

    贵州这边酒风盛行,对于一个酒量极差的人,这可真是难为死我了。开始我还有点自不量力,仗着自己身体块头还算比较大,以为挺能喝,在几次醉酒过后才开始学会收敛。喝酒本是助兴,过量却很伤身。啤酒喝多了,手指伸进喉咙还可以吐出来,这样虽然有点不雅,但至少人会好受一点;可白酒过量却不是这么简单:高浓度的酒精随着血液在身体里四溢,脑袋感觉千斤重,疼痛又恶心,尤其当你躺下时,就感觉一阵一阵的洪水直冲你的脑袋,胃是真的跟火烧一样--烧的心里痛。一整晚,人基本上都在吐,严重时甚至会吐出来黄色的液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胆汁,当它穿过喉咙口腔时,酸辣涩,整个脸都会吐麻。

    吃饭兴起时喜欢喝酒,喝酒的中途呢又会时不时的点起几根烟。我对烟倒不是很上瘾,只不过有时候发了工资后会偶尔买几包来尝一尝味道。我非常向往文人所描写的:在风起的夜晚,独坐一隅,静静地焚起一根烟,看烟雾在灯下被风吹起,散满整个房间。可是我并没有体会到这般完美的境地,有的只是满屋子的呛人烟味,而且它会沾到你的手上、被子上,味道很久都不会散去,我喜欢烟雾缭绕,但我不喜欢这味道。

    贵州的女孩子呢?比较坚强,玩的开,也很能喝。当她们说着本地的方言时候,声音大语速快,反正当她们说完时我总是半天都反应不过来。在比较艰苦的地方,这些女性顽强的生活,从事着与男人相当的体力劳动,有的还更甚之。我总感觉不管在哪里,人们都用满腔的热情和无比顽强的意志努力的生活着。在这里我就不得不提起我的母亲:在我出生的那几年,正值国家经济低迷大环境,所在的出生地又是全省闻名的贫困县,父亲长年在外,家中一人全靠母亲操劳。那个年代家里基本上看不到钱,生活所需的一切东西全都要靠自己的双手,人的三张嘴到点就要吃饭,还有家里的鸡鸭鹅狗猪......不管春夏秋冬也不管刮风下雨,母亲三点就起床,煮好一大锅饭,把猪草切好煮熟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女子本弱,为母则强。我至今仍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她几十年如一日,反正这么多年来她从没有抱怨,只是她手上的茧有3公分厚,肩膀由于长年累月担担子,与脖子相隔的地方下陷了有10厘米,我有一次不小心触碰到,我觉得很心痛、想哭。她今年是52岁,身体已经发福,头上的白发也越来越多,记性也大不如前,不过她在我心中就像一座大山,永远不会倒。

    其实,不管在哪个地方,都一样的要吃饭,要睡觉,要洗澡,都一样的要好好生活。只是假若你远离陪伴了你20多年的家乡亲人,独自一人在外乡,心中难免会思恋、会惆怅。长大就注定要远离,很多事注定要学会独自一人去面对。初离家门,很多事情做起来都不尽人意,受委屈是常事,不过还好衣食住行单位全包,倘若不与外界交流,一个人也能无忧的活下去。只是人自身毕竟有着丰富的感情,会寂寞,会孤独,会害怕一个人,会向往外面多姿多彩的世界,会期待一份美好纯真的爱情......

    如果没有太大的变动和意外,我会在这里结婚,生子,然后慢慢的老去。人的骨子里都有着一种落叶归根的传统情结,我也不例外。我偏执的认为我死后要魂归故里,埋骨青山。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当我老去,回到家乡,身边又还有几人?

   天为被,地为床,中华处处是故乡。这是父亲对我讲过的。

   出门保重自己,家里不用操心,搞好自己的事业,早点带个媳妇回来。这是母亲对我说的。

    回家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这是哥哥对我说的。

   这些话,曾不止一次的将我从梦中惊醒,醒来后眼角会残存的几滴泪。阳光正好,我为什么要哭?

作者:爱上贵州的女孩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ccfc5d37cd2b
来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